重生之九零年代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陈青云赵跃华章节目录完整版

都市生活 2021-06-10 15:51:27 主角:陈青云赵跃华 作者:指尖风月
重生之九零年代 已完结

重生之九零年代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指尖风月 主角:陈青云赵跃华

重生之九零年代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陈青云赵跃华章节目录完整版

《重生之九零年代》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重生之九零年代》是指尖风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青云赵跃华,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陈青云重生到了90年代。 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整个社会都处在变革的大潮之中。 站在时代的浪尖,手握命运的轮盘,一切从头开始…… 陈青云说:以前没赚到的钱我要赚;以前追不到的校花我要让你高攀不起;上辈子所有的遗憾,这一世我要全部弥补。...

点击查看 重生之九零年代txt下载 更多相关内容

《重生之九零年代》第10章 赚钱的路子免费试读

拿着从谢琳那里借来的十二块钱,陈青云心中颇为感动。

别看谢琳平时总是一副高傲冷漠的样子,让人觉得她这个高不可攀的学霸,但说到底她也只是个面冷心善的人,和普通女生没什么两样。

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候,陈青云已经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那就是去和别人下棋。

陈青云是个很喜欢下棋的人,空闲之余就爱在网上和人对弈。

常年下来,棋艺不说有多厉害,要下赢一般的爱好者还是很轻松的。

不知道在别的地方有没有这种象棋摊,反正在陈青云读书的县城里这种象棋摊还挺流行的。

这种并不是现在街边常见的解残局骗局,通常情况下这种象棋摊都是自发组织的,那些爱好象棋的人聚集在固定的场所,彼此之间相互切磋。

当然了,只靠交流棋艺是不可能引来那么多人痴迷的,更重要的是通过下棋还可以赢钱。

在棋摊上两人看对了眼便坐下来对弈,事先说好一局多少,输了交钱,赢了数钱。

不管你什么身份,不在乎你棋艺高低,只要是喜欢下棋的,谁都可以来。

像这样的棋摊星星点点,几乎每条街道上都有那么几家。

不管白天还是晚上,棋摊上总有人杀得难解难分,耳边不断响起“啪啪”的对子声,时而还会出现一声或兴奋或解气的“将军!”

当年全国象棋热,象棋摊比菜市场热闹的景象一点儿也不稀奇。

陈青云找到了路边的一家棋摊,这里的热闹程度有些超乎他的想象,几十号人聚集在这里,地上摆着起码不下二十个棋盘,其中大部分棋盘都正在下着。

看到这么多人,陈青云下意识地把手伸进裤兜,紧紧握着那十二块钱,那个年代县城的治安普遍不行,小偷小摸简直不要太平常,尤其在这种人多的地方更要小心又小心。

和谁下棋是个问题,陈青云打量着这些守在棋盘旁边的对手。

正挨个棋盘的往前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唤自己。

“小伙子,小伙子。”

“叫我?”

“要不要杀一盘?”

正当陈青云不知道该找谁的时候,一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头出现了。

老头面相精瘦,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顶的头发已经秃得没剩下两根,身上穿着一件老头标配的白背心。

见陈青云停下脚步,这老头知道陈青云一定也是个喜欢下棋的小伙儿。

难得逮住一条潜在的大鱼,老头继续邀请:“来不,来一盘试试?”

陈青云只是看了一眼这老头,就知道他必定有点实力,否则这棋摊这么多人,怎么就没有人来找他比划比划,这老头肯定是见到自己年轻,以为自己是个菜鸟,所以想拉过来狠宰一把。

“老伯,这些人都怕跟你下,我哪儿是你的对手。”

“未必啊,年轻人怎么能这么没血性呢,都还没交手就提前认输,这也太窝囊咯。”

陈青云心中暗笑,老家伙果然是狡猾得很,被他这么一激将,要不答应还真显得孬了。

反正兜里有钱,陈青云决定和这老头儿试试,大不了发现情况不对赶紧撤,以他对自己棋艺的自信,要在这种地方全身而退还是不难的。

“怎么个下法?”

陈青云在棋盘前蹲了下来。

“五毛钱一盘,怎么样?”

老头笑眯眯地开始摆棋。

陈青云摇头说道:“五毛太少了,玩得没意思,要不再高点?”

老头表面故作惊讶,“哟,小伙子这么豪气。”实际上心里却在偷乐,来了个人傻钱多的愣头青,看我一会儿不把你宰得连裤子都不剩。

“那你说多少?”

“两块吧。”

“这可有点多啊。”

“你要觉得不行,我找别人下去。”

“那就来吧,你也别找了。”

商量好赌注,按照规矩是两人各掏出两块钱来放在棋盘旁边,这么做的目的是以防有人空手套白狼,也防有人输了赖账。

陈青云不含糊,先把钱摆了上去。

那老头一看,俩眼睛立马放光,暗地里乐坏了,没想到还真让他逮到了一个有钱的傻小子。

摆好了钱,两人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

陈青云上来不二话,将炮拍在中间,一招当头炮开路。

当头炮算是象棋中新手最爱用的招,这是一种主动进攻的下法,在街边棋摊用这招的人大概率水平都一般,所以陈青云这是故意在隐藏实力。

那老头一看陈青云来了个当头炮,顺手来了个屏风马,用防守开局。

“老伯,我可要来了啊。”

“来!”

陈青云一通对子,在棋盘上拍得啪啪直响。

街边的象棋有一种独有的魅力,就是吃子的时候将棋子拍得震耳的响,再配上一句“吃!”,那气势真是咄咄逼人。

两人交手下来,陈青云居然赢了。

老头笑着认输,嘴上一边感叹:“小伙子棋艺了得,真是后生可畏。”

陈青云乐呵呵地拿起棋盘旁边的钱,开始神色得意地指点江山,“老伯,我这水平还可以吧,你下棋不行,瞻前顾后的,刚才你有几步棋走得不对,要是不那么走就好了。”

“那要不咱们再来几盘。”

“好,再来几盘,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来来来,再杀。”

老头开始重新摆棋。

陈青云说道:“老伯,这两块钱一盘没意思,要不咱再加点。”

老头脸上露出难色,“还要加啊?”

“五块怎么样?”

“小伙子,你年纪轻轻,赌性倒挺大。”

“来不来嘛,你不来我找别人了。”

“行,老头子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五块就五块。”

暗黄的路灯之下,老头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窃笑,刚才他不过是故意先失一局,现在大鱼已经上钩了。

老头暗喜的时候,他没注意到对面陈青云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笑意。

谁是猎物,谁才是猎人?

显然面前的这个老头搞错了对象,当他以为自己钓到了一条大鱼的时候,殊不知自己已经落进了陈青云的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