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你节操掉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五章 什么?

古代言情 2021-06-10 15:18:11 主角:汐月白子墨 作者:汐清浣月
王妃你节操掉了 已完结

王妃你节操掉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汐清浣月 主角:汐月白子墨

《王妃你节操掉了》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五章 什么?

《王妃你节操掉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汐月白子墨的小说是《王妃你节操掉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汐清浣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侍女站在某女的后面,“王妃,你的节操掉了!”某女淡定的说道:“掉了就掉了呗,捡起来不就好了!”“……”某侍女只感觉一群乌鸦飞过!坑爹似的被某老头弄出个漩涡,来到异世,姐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美女子,你要给我算计我是吧?姐告诉你我的算盘注定比你打得响!...

点击查看 陈阳苗月月小说叫什么名字 更多相关内容

《王妃你节操掉了》第五章 什么?免费试读

听到这话,白子墨“哼”了一声,一脸的鄙视。

“你想进十层阁楼那是不可能的,就连我爷爷都没有让我进去过!”白子墨知道爷爷疼自己,几乎是要什么就又什么,以前小的时候,白子墨喜欢看书就几乎把藏书阁的书翻了个遍,一至九楼的书籍也差不多都记在脑海了,可是当他要去十楼的时候,看见门口的大锁,也疑惑了一下,毕竟所有楼层都没有上锁,为什么只有这一楼上锁了?

白子墨向白老爷子也要过钥匙,可是白老爷子死活都不给,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白子墨的好奇心,有一次,白子墨趁白老爷子不注意,偷偷的将钥匙偷了过来,结果就在他打算开门的时候被白老爷子逮个正着,白老爷子异常生气,足足关了白子墨一个月的禁闭!

那是白子墨第一次受罚,从小被爷爷捧在手心,如今却因为一把钥匙而惩罚自己,所以引起了他强烈的叛逆心,从那以后白子墨随时都跟白老爷子对着干,有时候气得白老爷子只差没有杀了他!

“这么说,想要上去很难喽?”汐月食指和中指不停的敲着自己的下巴,沉思道。

“何止是难,是非常难,好不!”白子墨似乎要将汐月对十层楼阁的好奇心彻底削断。

“算了,暂时先不去吧!”汐月抬头看见某人还站在自己床旁边,向他使了几个眼色。

可是一心想着如何打消她进阁楼的白子墨似乎这会儿脑袋少了一根筋,看见汐月使的眼色,纳闷的问道“你眼睛有毛病啊?”

“你才有毛病呢!”听了这话汐月炸毛了,这人咋就这么笨呢?

“你没病,那你眨什么眼睛?”白子墨彻底懵了,女人啊,太难懂了。

“你站在这里我怎么换衣服啊,难道你想看我换不成?”见他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汐月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相隔了几千年,沟通有问题?

“女liumang!”白子墨听见汐月如此说话,不由的脸红了起来。

“liumang?我liumang你哪儿了?”汐月不打算放过他,liumang?白子墨敢说自己是liumang,非得把他逼得哑口无言才行。

“你~~~”见汐月如此的**,白子墨自愧不如,转身向房门走去,气冲冲的拉开门,大步迈了出去。

汐月见白子墨出去了,“小样,根本姑娘斗,还嫩了一点”说完爬了起来,开始换上看着好看,穿着十分复杂的衣服。

门外的小芫见白子墨一脸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少主,怎么了?”

白子墨往里面站在小芫面前,回头往屋里望了几眼“没什么,只是屋里有个女liumang!”

“什么!liumang,那汐月姑娘没事吧?”一根筋的小芫跟本就没有听懂liumang前面还有个女字,还以为有liumang在里面非礼汐月,瞬间就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吃了瘪的白子墨一见小芫在哭,更加的烦躁加生气。

“少主,是不是汐月姑娘被非礼了,都是小芫不好,小芫没有照顾好汐月姑娘。”一声声的哭声,震得白子墨快要崩溃了。

“别哭了!”受不了魔音穿耳的白子墨低喝一声,顿时把小芫吓了一跳,立马闭上了嘴,眼泪还挂在眼睛上显得楚楚可怜。

“女liumang,就是你家的汐月姑娘!”白子墨降低了声音。

“汐月姑娘是liumang?”一旁的小芫擦干了眼泪,脑袋里面闪过一大群问号,汐月姑娘怎么变成了女liumang了?

“对了,小芫,汐月的眼睛怎么了?”白子墨想起自己进去看见的那双血瞳,心里充满了疑惑,心想也许小芫知道些什么。

“少主,其实小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汐月姑娘来的那天还是好好的,结果第二天我给她梳洗的时候,她的眼睛就变了颜色,当时还把小芫吓了一大跳,汐月姑娘让我不要给任何人说,”小芫仔细的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白子墨,白子墨拧了一下眉头。

这几天她都没有出去,而是在屋里睡觉,除了连续几天熬夜的缘故,肯定还有一个缘故就是她的眼睛吧。

没过一会儿,房门终于开了。靠在走廊柱子旁边一袭白衣的白子墨抬起头来,顿时傻了眼。

大门里面缓缓走出来了一身黄衣的女子,长发披肩,微卷的头发凌而不乱,一缕俏皮的头发随意搭在胸前,更加衬托出她的可爱,身着的黄色衣服并不像平常女子所穿的那样复杂,而是经过汐月的改装成了贴身的随意装简称便装。

走出来的汐月并没有理会白子墨异样的眼光,而是伸手将自己散在后面的头发随手一拢,扎成了一个蓬松又简单的马尾,给人一种清新有凉爽的感觉。

“咦,汐月姑娘奴婢不是给您送来的是暖玉阁最新的款式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吗?怎么变成这样了?”小芫仔细沉思了下,没错啊自己是送的粉红色啊,而且还是少主叫自己拿来的啊。

“得了吧,就那件衣服,昨晚我硬是套了接近半个时辰,还是没有套好,我放弃了!”古文双蝶云形千水裙,果然配得上它的款式,又多又杂乱,汐月还是第一次对一样东西感到这样的无力,心想自己不可能要当裁缝吧,得想个办法才好。

“那您,这件衣服是哪儿的?”小芫心想自己明明没有送来过这件衣服啊,姑娘是从哪里弄来的?

“就前几天你们送来的那几件件衣服,我改了”汐月想了想,貌似是他们送来的。

“姑娘,那几件衣服都是暖玉阁最新的款式啊,您竟然把它改成这样了!”小芫有种想哭的冲动,那个是少主花重金买的,全都是**的。

“额…………是吗?”汐月尴尬的问道。

“白子墨,没想到你还挺帅的”汐月仔细瞧了瞧站在一旁打扮得人模人样的白子墨,转移了话题。

“姑娘,其实少主不是最帅的,要五王爷夜玉痕才是最帅的。”一旁单纯的小芫丝毫没有意识到一旁已经绿了脸的主子,向不知情的汐月陈述事实。

白子墨听了不乐意了,“就他,病怏怏的,还帅?帅能当饭吃吗?”白子墨见小芫如此不给自己这个主子面子,心里想着异常气愤,到底谁才是她的主子啊!

“不帅你能吃下饭吗?”汐月盯着白子墨那张欠扁的脸,谁叫他欺负自己的人,我是很护短的。

“汐月,你别太过分了!”白子墨一想到自己在她那里次次没有捞到好,感到阵阵沮丧。

看见某人似乎真的要冒火了,汐月见好就收,“嘿嘿,白子墨别生气了,”自己还指望他找到如何改变瞳色的办法,可不能得罪他了。

“本小爷不跟你计较了,走吧。”白子墨抬脚就走,貌似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汐月连忙追上去,跟上他的步伐,“我们要去哪儿啊?”

“去找车辰雨,”车辰雨是位于五大世家第二的大少爷,精通练丹术,在傲空大陆练丹的人只有寥寥的十几个人,练丹的环节错综复杂,而且危险性很大,要想练出上好丹药,必须要有练丹炉和火种的配合,许多人想成为练丹师却因为没有上好的练丹炉或者是火种而放弃,又有另一种不怕死的人,运用瞑气为引,想要练就丹药,可是没有导师在一旁辅导,好多人都因为没有控制好,丹毁人亡。

所以有了前人的教训,现在傲空大陆几乎没有几个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谁想死无全尸啊。

“车辰雨?是谁?”汐月过滤了一下脑袋里的名字,貌似不认识这个人啊。

“他是本小爷的好哥们,精通练丹,是个六级练丹师。”白子墨想到能帮汐月的恐怕只有这个练丹奇才了,从小车辰雨的瞑力是所有伙伴中最低的,但是念力比任何人都强,后来三王爷夜千度在无归之林中意外得到了幽冥火种,赠送给他,加上车家的传世宝贝乌金盘龙炉,造就了他这个唯一的六级练丹师!

汐月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从白府的后门走了出去,嘴里还嘀咕着“练丹?外公好像教过我也。”,因为怕被人看出来,汐月出门前还故意戴了面纱,以防万一被别人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