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场文学网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夏木希秋黎末大结局免费试读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夏木希秋黎末完整篇在线阅读 连载中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蕾西 主角:夏木希秋黎末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由蕾西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木希秋黎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的孩子还未出世便夭折在肚子里!只因她爱上的是惹下无数血债的神秘男人!传闻,这个男人身份成谜,却拥有滔天权势,极其危险。传闻,这个男人嗜他的小妻如命,已是妻奴晚期,无药可治。他说:夏木希,这辈子你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你永远都是我的!她说:既然你不同意离婚,却还想要个孩子,那就随便到外面找个女人生吧!我不会怪你。五年后她回来,发现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做了。面对他已经五岁的孩子时,她冷冷地笑着:秋黎末,原来这就是你放弃我的原因?那时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已丢掉了一只眼睛……而这个五岁的孩子,竟也满身是谜!——那是夏与秋的间隔,夏的末端,是秋的开始。秋,捡到了失意孤寂地夏的尾巴。夏,许诺终生为伴,永不分离。经历了离别与失去,到那时,秋,还能否依旧抓住夏的气息?...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第0011章 处处是套路免费试读

医院。

夏木希住院的第三天。

“从现在开始,你要绝对卧床休养,哪里也不许去,哪里也不允许乱动。”

病房里,响起了秋黎末那严肃地声音。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由着她逞强,也不至于让她受伤的地方又加重了。

“……你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吧,一直留在这里陪我没问题吗?”夏木希别过头,闷闷地说着。

“放心好了,我已经申请提前休假了。”

“提前休假?该不会是……为了我?”夏木希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个男人,明明威胁了她啊,但是所做的一切又都……

“……”秋黎末轻笑着,像是在默认。

就在这时——

“木希!”

病房的门被慌张地打开,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噪音。

弓源晓着急地跑到夏木希的床边。

看着左手臂打着厚厚石膏的夏木希,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弓源晓发了疯似地抓住了秋黎末的衣襟!

“你是怎么照顾她的?!”

“这位先生,你好像问错人了吧。”秋黎末语气冷漠,完全不把眼前的男人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因为夏木希在,他稍微用下力便就马上将这个没规矩的男人摔到一边!

“人是被你带走的,现在伤成这样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吗?!”

“你说的也对。”的确是他的疏忽,所以关于这一点,秋黎末也不想否认。

“好了弓源晓,你先放手。”夏木希有些着急,想要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因为突然的用力,身体上的某一处伤口好像被撕裂了一般。

“嘶!”

夏木希疼的吸了口气。

“你乱动什么!”秋黎末直接拨开抓住他衣襟的那双手,声音中有着生气,更多的是紧张。

“你们不要吵架。”夏木希的额头瞬间沁出许多细汗,嘴唇泛白。

“好了,不会吵架的。”秋黎末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

“……嗯。”

秋黎末无视弓源晓的存在,他的眼中,只看得到夏木希。

“木希,真的不是他把你害成这样的吗?”弓源晓问着。

“真的不是。”夏木希回答着。

“木希累了,要休息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原因,不妨去问问你的女人。”秋黎末冷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

“话我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要是还不明白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过,这里不欢迎你。人你也看过了,如果没有别的事,请你离开。”秋黎末下逐客令了。

“不行,我要留下来。”可是弓源晓又哪里想走呢。

“留下来?以什么身份?”秋黎末的声音冰冷,连身边的夏木希都能够清楚地感觉到。

“那你呢,你又是以什么身份照顾木希的?”弓源晓质问着秋黎末。

“木希,你来说,是我,还是这个人?”谁知秋黎末却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夏木希!

夏木希真是服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心服口服!太坏太奸诈了!

明明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问题,却这么丢给了她?!

有些为难。

不过夏木希也是个有心的女孩,自然分得清该如何回答。

“弓源晓,谢谢你过来看望我,我已经没事了,所以请你回去吧。”

弓源晓,对不起了。现在的你,对于我来说,与一个陌生人并无区别。

这时,夏木希瞅见了身边的男人微微上扬的嘴角,在心里微微叹息。

真是个坏男人!套路太深!

“木希,如果你不让我留下来可以,那么我明天会带着伯父一起过来看你。”弓源晓却突然这般说道。

呵呵,竟然耍起了心机?!

秋黎末走到弓源晓的身边。

“好啊,刚好我也准备等木希痊愈了之后带着她去见夏正贤呢,你倒是替我省了麻烦。”

“你?!”

“而且看你的反应,好像并没有把我那晚在机场要你帮我向夏正贤转达的话带到呢。怎么,难道不想让他们父女团聚的人,是你?”

“怎么可能呢!我当然希望木希能够回到夏伯父的身边。”

“是吗?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相信弓先生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

夏木希无趣地喝着水,眼睛看向窗外。

对于秋黎末时而顽劣地性格,她见怪不怪了,也懒得将自己置身于那场无理的闹剧中。

秋黎末也发现了夏木希的动作,自然明白了她的想法。

这个丫头,觉得无聊了。

那么,该结束了。

“木希要休息了,医生说必须要让她绝对静养,不能再受到任何**,所以还是请弓先生明天带着夏正贤再过来吧。哦对了,只限于中午十二点与十二点半之间,其它时间拒不相见。请原谅,这是医生的建议。”

听到秋黎末的话时,夏木希差点被水呛到!

弓源晓,该不会你连这样的谎话都听不出来吧?

“我知道了。”

不能**她吧,如果真的将伯父带来的话,对她的病不会有什么好处。

最后妥协的,是弓源晓。

不是吧?弓源晓,你真的信了?

夏木希无语了。

“木希,你好好修养,我会再过来看你的。”

“嗯,谢谢。”

弓源晓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了。

“你说,他会带着那个人来吗?”夏木希问秋黎末。

“你觉得呢?”

“应该不会了吧?”

“明天你不就知道了。”

夏木希嘟着小嘴,也不再理秋黎末,反正明天就会知道,这点时间她还是有耐心等的。

秋黎末也只是笑笑不说话。

他倒是希望夏正贤过来,这样的话就不需要再单独抽时间去见他。

虽然夏木希从出生的那一刻便已注定是他的人,但毕竟还是夏正贤的女儿,真要到了谈婚论嫁的那一天,也还是要这个父亲主持一下才好。

即便秋黎末知道夏木希生他父亲的气,但也仅仅是因为夏家那两位鸠占鹊巢的女人而已,换做是别人也许会比夏木希的反应还要强烈,说不定会大闹一场。

但是,他的小新娘,竟是如此平静地接受着这些事,真是太善良了。

算了,既然这个小女人本性善良,那就只能由他这个未来的丈夫替她出气了。

他,可不是吃素的呢。

……

第二天,夏木希算好了时间,有些紧张地不停地看向门外。

连续近一个月的好天气,今天却下起了倾盆大雨。

雨珠不停地摔打在玻璃窗上,毫不留情。

天空,灰沉沉的。

夏木希一点都不喜欢下雨天,加上秋黎末完全限制了她的自由,自然心情也不是很好。

“是不是觉得无聊?”

秋黎末一眼便看出了夏木希的心思。

“有一点。”

“要不要我陪你做游戏?”说着,秋黎末又忍不住朝着夏木希凑去,为了继续试验。

“不要靠近我,我已经说过不喜欢这样了。”结果,夏木希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秋黎末知道,还是不行呢。

那一年所发生的事,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上。

直到现在,他都很自责,因为他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让她遭遇了最致命地精神创伤。

而想要去抚平它,又岂是一朝一夕的事呢!

“木希!”

甜美清脆地声音,欢快地脚步声。

莉果,林木,还有那位特别怪力的野兽,一起出现在了夏木希的病房。

“额,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看着离得那般近的两个人,莉果有些不好意思地躲在林木的身后,探出小脑袋问着。

林木倒是见怪不怪,他向秋黎末微微点头问好。上次莉果说不能在夏木希面前暴露秋黎末的身份,所以还是装作不认识比较好。

这时,秋黎末离开了床边,然后对莉果使了个眼色。

看来情况不太妙!

莉果马上接收了秋黎末发来的信号,飞速地来到夏木希的身边。

“木希,你看!”说着,莉果从身后变出一大束鲜花,捧到了夏木希面前。“喜欢吗?”

“……嗯。”夏木希稍微缓过神,这才发现病房里突然多出的人。“你们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到的?我都没有发现。”

“刚到刚到,因为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要是被你那么容易发现的话,那就不是惊喜啦!”

莉果看了一眼秋黎末,两人在听到夏木希说出的话时,心情都有些沉重。

“今天不用训练吗?你们这样过来不会有问题吗?”夏木希接过莉果的花,抱在怀中。突然被这大束的鲜花映衬,夏木希的脸显得更加小巧精致了。

“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我的心声,知道我很想你,很惦记着你,所以才会降了这么一场大雨,训练只好暂停,于是我们三个人就偷偷跑出来看你啦!”

“偷偷?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呀。”

莉果看到夏木希过于认真地表情时,捂着嘴偷笑。

“木希,这下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了吧?”心里继续偷着乐。

“夏木希,你别听果果的。不过她说的话也不完全都是假的,至少那句下雨停止训练是真的。”林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果果,你骗我?”夏木希噘着小嘴,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甩掉了刚才的那抹阴霾。

秋黎末看到这抹笑容时,这才安心地端着水果走向洗手间。

“哈哈,木希,你真的很好骗呀!”莉果坐在夏木希身边,牵着她未受伤的右手。“其实呢,本来是只有我一个人来看你,但是慰问品实在太多,我一个柔弱地女孩子当然拿不了那么多呀,所以林木和野兽就甘愿充当我的苦力啦,对吧?”莉果看向站在一边的两个男生。

林木是被她拉来的没错,至于一直都沉默寡言好似看透红尘的野兽,竟然真的是自告奋勇。

“是是,都是我们自愿的。”

林木和野兽将手中提的慰问品放在一边,然后一起看向夏木希,并没有直接走上前。

“夏木希,身体好些了吗?”林木问。

“好多了,谢谢你们。”

“木希,你赶快好起来吧,这样的话,我们‘特进四人组’才会完整呀。”

“‘特进四人组’?那是什么?”林木有些摸不着头脑。

“林木,你聪明的大脑难道不翼而飞了?”莉果突然一脸的嫌弃。

“什么意思?”

“四人组,上次匍匐前进我们四个人分在了一组。”一直未说话的野兽开口了。

“林木,连野兽都比你反应快,真是笨死了!”莉果继续嫌弃着。

林木满脸黑线,顿时觉得自己的存在感为零,于是跑去洗手间帮秋黎末处理水果了。

“木希,他是缕一零,因天生就有着怪力所以被大家起了‘野兽’这个绰号。”莉果向夏木希介绍。

“你好,我叫夏木希。”缕一零?名字倒是与他的绰号完全不符呢。

“你好,我是缕一零。”

夏木希,我当然知道你,从你入学的第一天,我就已经知道你了。

你,还记得我吗?

标签: #盛世婚宠:帝少难自控 #蕾西 #夏木希秋黎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