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场文学网

孟繁音秦寅礼未删减阅读

《孟繁音秦寅礼》小说精彩试读 《孟繁音秦寅礼》最新章节 连载中

孟繁音秦寅礼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孟繁音秦寅礼 主角:孟繁音秦寅礼

孟繁音秦寅礼

《孟繁音秦寅礼》小说介绍

《孟繁音秦寅礼》是孟繁音秦寅礼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类小说,主角孟繁音秦寅礼,书中主要讲述了:#秦家掌权人异国他乡夜会影后##疑似好事将近!#现如今,整个娱乐圈对二人的世纪爱恋磕生磕死,人人都说,他们二人天造地设,可谁又知道………秦寅礼早结婚了。......

《孟繁音秦寅礼》第6章免费试读

“秦总!”

情急之下。

孟繁音偏开头,秦寅礼微凉的唇峰落在孟繁音的脖颈,呼吸洒在皮肤上,酥麻入骨,她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女人胴体娇嫩,宛若含苞待放的嫩花,此刻不知是情动还是惊慌,肩膀微耸,颤抖着,任谁看了都忍不住生出摧残欲,狠狠地、狠狠地、

秦寅礼停下动作。

他目光说不出的疏冷,似乎世间万物都激不起半分情绪:“怎么?你不愿意?”

这句话问的,实则暗藏锋芒,稍有不慎就撕破当下假象。

孟繁音感觉自己像是被逼退到了悬崖边缘,随时可能会坠落而万劫不复。

她深吸一口气,独属于秦寅礼身上淡薄的雪松淡香,蛊惑又令她背脊发凉:“要不要……喝点酒?”

孟繁音只能迂回作战。

秦寅礼这回眯了眯眼,抚摸女人纤细的颈子,“你必须要酒精壮胆,才能放得开?”

不知道为什么。

孟繁音莫名觉得这句话听着不太舒服。

好像是有深意,但又像是她多想了。

“可以吗?”孟繁音双眸湿漉漉地看着他。

大不了今天把秦寅礼灌醉,酒鬼能记得些什么?

秦寅礼没回答。

但他也没有松开对她的桎梏,那大拇指指腹始终摩挲着她**感的唇珠,引得孟繁音浑身过电,浑身软的像是一滩春水,她强压那躁动。

就在孟繁音以为秦寅礼并不会惯着自己翻脸时。

他电话响了。

孟繁音紧绷的神经霎时间松懈下来。

秦寅礼从裤兜掏出手机接起来,嗓音清冷:“怎么了?”

他慵懒地撑在她身侧,手机离得近,孟繁音不可避免的听到了手机里传出的女声:“礼哥,我……你能来找我吗?”

这道声音柔婉娇俏,漾着几分委屈,似乎遇到了什么事,任何男人听了都不可避免的心生怜惜。

秦寅礼淡淡的瞥一眼孟繁音。

“在哪儿?”

孟繁音明白,秦寅礼不打算跟她耗着了。

白月光的份量,岂是她这个绿毛龟夫人能够比得了的。

纵然如此……

孟繁音都压不下喉咙泛起的酸涩,**的她肺腑冰凉麻木,表情都有一瞬间难以控制的失态。

实打实地爱慕了秦寅礼四年。

就算看得清当下局势,却也无法彻底释怀接受。

孟繁音垂下眼皮,忍住了悲凉的酸楚。

乔星辰缓了缓,软着声音撒娇:“BGL酒店。”

“知道了。”秦寅礼低低的应,落在孟繁音身上的手缓缓抽离,指尖不经意地抚过孟繁音侧腰。

“嗯………。”

电话并未挂断。

孟繁音喉咙溢出千娇百媚的低吟,勾的人血液沸腾,秦寅礼不着痕迹地一顿,下一秒,孟繁音对上了秦寅礼投来的深沉又晦涩的目光,她双眸羞怯又惊乱的瑟缩一下。

无辜又可怜地解释:“痒………”

可前前后后的两声。

听在不在场人耳朵里,却信息量爆棚。

不难去猜测,是否是颠鸾倒凤的香艳场面。

手机里诡异的静下来。

秦寅礼却直接挂了电话。

孟繁音颇有一种此地无银的即视感:“我腰比较敏感,见谅。”

可她不能否认。

那一瞬间她就是故意的。

就如何冰的话,乔星辰不可能不知道秦寅礼已婚,三番几次暗戳戳秀恩爱,无非是给她看,关键时候老公没睡到,还不准她回击了?

她这声**。

怎么理解是乔星辰的事了。

对于孟繁音的解释,秦寅礼怎么会不知其中把戏,他对孟繁音了解并不多,可回国这三次接触下来,并非是什么单纯的性子,满腔心计算计。

他眼瞳深处泛起轻嘲。

并不急着撕破他这位秦太太的伪装。

从容地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孟繁音,从钱包里取出仅有的几张现金丢在床上,口吻疏冷又高不可攀的矜贵:“这是五百块钱,花点钱买点片子,好好学学人家是怎么叫的,你──技术太差。”

孟繁音一时间愣神。

坐起来捡起来那几张人民币。

又羞又恼地望着秦寅礼离开的方向,楼下引擎声在静谧的夜里格外清晰,曾经就知道秦寅礼其实并非好相处之人,嘴巴像是淬了毒一样,曾经的“卸欲”,到如今的“学学人家怎么叫的”,字字句句,都不给人半分脸面。

可……

孟繁音皱了皱眉。

盯着手中五张百元大钞。

他钱包里就刚好有五百块现金?

还有那句“技术太差”,怎么回事?夫妻共脑不成?

──

翌日,周一。

京市气温骤降。

孟繁音刚拿驾照没两个月,一路上开的磕磕绊绊,踩着点抵达公司签到,刚到工位,还没坐热。

公关部陈晓红陈总监就走过来敲了敲孟繁音桌面:“跟我去一趟总部总裁办。”

“总裁办?”孟繁音诧异了一瞬,她所处的公司,是秦氏集团子公司公关部,聚集了国内最顶尖的公关人才,维护秦氏集团企业形象,处理一切危机公关,为秦氏集团保驾护航。

一般公司大多会选择外包公关团队,但是秦氏集团财大气粗直接养了一整个公关部门对接集团旗下主要商务业务,包括但不限于,地产、银行、石油、制造、娱乐等等。

跟着陈总监快速下楼,陈总监回:“应该是有什么突发状况。”

孟繁音微微困惑:“叫我一起?”

不怪她不明所以。

之所以能进这种精英团队,是跟秦寅礼登记后,秦家给她的“奖励”,直接空降部门公关主管,虽然是个不错的职位,但实则有职无权,许多正儿八经的大项目并不会过她的手。

她知道的。

这是秦家的意思。

算是掣肘她的一种方式。

如果她“不乖巧”,秦家随时能够收回给予她的一切。

她的确就是刀俎鱼肉。

这回,陈总监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孟繁音,说不出的怪异:“可不是,总裁办林秘书特意交代的。”

孟繁音霎时间闭上嘴。

装作迷茫不知情的模样。

毕竟,她和秦寅礼隐婚,公司无人知晓,只知道她是空降的后台咖,既然是林秘书交代,那必然是秦寅礼吩咐。

他想干什么?

秦氏集团总部大楼坐落在国贸CBD最中心位置,进入高耸入云的大厦内部,看着电梯跳动的数字,孟繁音莫名有种不安感。

直觉不会是好事。

标签: #孟繁音秦寅礼 #孟繁音秦寅礼 #孟繁音秦寅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