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 > 

第4章 他才不会来呢

第4章 他才不会来呢

瞧她答应了,魏羡渊也就松了口气:“去拿药箱吧。”

“药箱?”

“再不拿我就要死了!”伸手指了指自己肩上的伤,魏羡渊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大个血窟窿,你瞎啊?”

杜未央很无辜,凑过去看了看他的肩头,撇嘴起身:“你一直没吭声,我以为没事呢。”

“不吭声就代表没事?”魏羡渊翻了个白眼:“人死了还不吭声呢!”

“⋯⋯”说不过他,杜未央老实地扒拉出药箱,然后乖乖地转过背去。

魏羡渊脱了衣裳娴熟地抹药,一边抹一边道:“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你我婚讯公布,祁玉一定会去魏府找我,到时候我让她带你见顾秦淮一面。”

一听这话,杜未央不乐意了:“你凭什么就觉得顾秦淮不会主动来找我?”

这还用问?魏羡渊咬着纱布嗤笑:“他要是还惦记你,怎么可能逼着祁玉成亲?”

“逼?”杜未央扭头就喷他一脸唾沫:“顾大哥只是顾家义子,她萧祁玉是当朝公主!谁逼谁啊!”

嫌弃地抹了抹脸,魏羡渊轻蔑摇头:“愚蠢。”

到底谁蠢啊?杜未央又炸了!也不管他衣裳都没穿,扑上去就要咬人!

“喂!”伸手抵着她脑门,魏羡渊皱眉:“又不是针对你,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你针对我都行!”杜未央一脸愤怒:“但是要说顾大哥,就休怪我不客气!”

魏羡渊:“……”

这年头的女人都这么蠢吗?被人家抛弃了还死活护着人家?

手指一按,将人按回凳子上,魏羡渊没好气地道:“反正我话说在这里了,你要是觉得他会主动来找你,那你就等着。”

“等着就等着!”未央扬起下巴,很是不服气地道:“我倒要看看,你的祁玉公主会不会去找你!”

这不废话么?他要成亲,萧祁玉还沉得住气?魏羡渊很有信心,哼着小曲包扎好伤口,然后看了看旁边血淋淋的衣裳:“你这儿有我能穿的东西吗?”

话出口他就觉得有点多此一问,女儿家的闺房,怎么可能……

“有。”杜未央点头,起身就打开了旁边的大橱,扔了套衣裳给他。

魏羡渊有点意外,伸手接着那衣裳看了看,嘿,还真是一套男装,看样子是新做的,料子什么的都不错,就是颜色素雅了点,不符合他的风格。

“给顾秦淮做的?”他挑眉笑问。

“要你管!”呲了呲牙,杜未央浑身毛又竖起来了:“不想穿就光着出去!”

这哪能**呢?魏羡渊单着手就给自个儿更了衣,瞧瞧大小,还刚合适。

杜未央看得满脸不爽又无可奈何,这套衣裳她做了一个多月呢,本来是要送给顾秦淮的,可没想到他突然就成亲去了,再也没来过杜府,于是她也就没送成。

瞧魏羡渊这痞里痞气的样子,穿上襦服也不像个读书人。要是换做顾大哥,肯定是风度翩翩,儒雅大方。

悲愤不已,未央伸手又想去扯机关了。

“你打住!”魏羡渊眼睛尖,立马喝止她:“咱们现在算是未婚夫妻啊,就算不要求同甘共苦同生共死,但你也不能谋杀亲夫!”

翻了个白眼,杜未央泄气地趴在了桌上:“行了,你快去给我爹和你爹说吧,成亲!五天之后就是今年最宜婚嫁的日子。”

嗯?魏羡渊不解:“怎么会是五天之后?钦天监说是昨天。”

“你信钦天监那几个神棍,不如信我。”杜未央没好气地道:“我算得比他们准多了。”

敢情这姑娘不止给刑部做刑具,还**神婆?魏羡渊眼神复杂,心想自个儿这是跟什么人撞到一起了啊?

不管怎么说吧,为了眼下能顺利度过难关,他起身出门,跟侧堂里等着的杜清明和魏青锋说了情况,定了婚期。

于是没一会儿,杜清明就进屋来了:“未央,快走。”

“去哪儿?”杜未央一脸懵逼:“不是已经答应要成亲了吗?您还赶我走呢?”

“不是。”杜清明脸上半喜半忧:“我是让你去别院,跟魏公子一起,避避风头,等咱们准备好东西,再回来成亲。”

抬头瞅了瞅外头依旧在横飞的鸡蛋石头,杜未央长叹一口气,点了头还想说点什么呢,就听见魏羡渊在外头喊:

“未央,出来准备。”

这还没过门呢,闺名就喊得这么顺溜了?杜未央撇嘴,不情不愿地起身,站在门口看了看。

院子里放着好几个大箱子,瞧着有点眼熟。

“这是什么?”

魏羡渊一边搬箱子一边道:“在你后院里随便找的,先用一下,顶过这一阵就成。”

拿箱子顶什么啊?杜未央有点茫然,魏羡渊的动作却是极快,接过管家找来的大红绸子就往箱子上捆。

十字交缠,打一个同心结,普普通通的箱子,瞬间就有了聘礼的味道。

未央眨眼,有点惊奇地跳过去问:“你打算拿这个顶聘礼?”

“权宜之计。”后头的魏青锋沉声道:“外头拥堵的人过多,为了能顺利离开,只能出此下策。不过真正的聘礼,魏家绝不会亏待杜小姐。”

“明白。”杜未央点头,立马扭头喊:“来人帮忙!”

院子里一直守着的丫鬟闻声而来,动作麻利地帮着捆了箱子,还找出几段红绸,挽了同心结就挂去了大门口。

满意地点头,未央拍手:“大功告成,怎么出去?”

“这些东西放去正门吸引注意力,你跟我从后门走。”魏羡渊道:“动作麻利,别拖我后腿。”

这是说走就走?杜未央轻吸一口气,立马回屋去收拾了个巨大的包袱,嘿咻嘿咻地扛着出来。

伸手轻巧地拎过她的包袱,魏羡渊一边微笑一边咬牙嘀咕:“女人就是麻烦,出门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你管呢!”未央轻哼,扭头就跟杜清明道别:“有什么消息,爹爹让人去知会我一声就是。”

杜清明垂眼,想嘱咐几句,又怕耽误事,只能深深地看向魏羡渊。

魏羡渊轻笑:“伯父放心吧,我会照看好她的。”

“唉。”杜清明摆手:“快走吧。”

“爹爹再见。”杜未央一心想着要见顾秦淮,一挥手就跑得跟兔子似的。魏羡渊跟在后头,听魏青锋吩咐了几句,便拎上行李,追了上去。

要是在平时,这种未婚男女私奔的事情,是要被抓回来各自用家法的。可他们的情况实在特殊,双方的父亲只能表示支持和理解。

后门也有小部分人堵着,杜未央一开门,石头就迎面飞来。

“小心!”魏羡渊伸手就将她抱起来,一踩石阶,直接飞身跃出。

“哇呀呀——”杜未央兴奋莫名,吱哇乱叫。

魏羡渊脸黑了半边:“你给我安静点,说了不拖后腿的!”

“不好意思啊。”杜未央嘿嘿直乐,捂着嘴道:“头一次上天,新鲜。”

咋这么没见过世面呢?魏羡渊摇头,瞧着背后那群看傻了的围观百姓,唇角微勾,借着下头屋檐的力,蹦得更高。

“呀呀呀——”不意外的,怀里的人叫得更凶了。

起了点逗弄人的心思,魏羡渊手上一松!

“啊!”杜未央尖叫,立马双手双脚抱紧了他,哆哆嗦嗦地吼:“你松手干嘛!”

“手酸。”魏羡渊心里直笑,面上却故作严肃地道:“你太重了。”

重吗?未央眨眨眼,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道:“我还没胭脂重呢,胭脂说我体态娇小,她一只手都能拎起来!”

“胭脂是谁?”魏羡渊茫然地问。

“回魏公子,胭脂是小姐的贴身丫鬟。”背后响起个清冷的女声。

魏羡渊一愣,选了一处屋檐落脚,猛地回头看过去。

胭脂穿着浅蓝齐腰襦裙,跟着在他后头不远处的屋檐落下,眼神灼灼地盯着杜未央。

竟然会武功?魏羡渊来兴趣了:“你这丫鬟哪儿买的?”

杜未央啐他一口:“你才是买的呢!胭脂是跟我从小玩到大的,她爹是杜府的管家。”

“那这武功谁教她的?”魏羡渊似笑非笑:“还不错,我一时竟然都没察觉她跟上来了。”

“不错吧?是跟山上的师父学的。”杜未央挺了挺胸膛,骄傲地道:“我家胭脂不输男儿的!”

“小姐过奖。”胭脂摇头:“奴婢只会轻功,拳脚功夫三流。”

练轻功的主要原因,也只是为了在她企图逃出府的时候拦住她而已!

魏羡渊点头,眼里有暗光流转,却没多言,抱起杜未央就找了巷子落地,雇上马车往魏家的别院去。

“婚事的消息要怎么放出去啊?”杜未央问。

魏羡渊看着车窗外,胸有成竹地答:“等二老商议好细节,直接请皇后娘娘证婚,婚事自然就会传开。为防传得不够开,我已经派人去公主府附近了,一有消息,立马敲锣打鼓!”

“魏公子真是睿智过人啊!”杜未央喜上眉梢:“那我就等着顾大哥来找我们了。”

顾秦淮才不会来呢,魏羡渊摇头,看着远处笑眯眯地想,要来也会是祁玉先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