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和死对头成亲后杜未央 > 

第1章 逃命啊!

第1章 逃命啊!

“站住!别跑!”

呵斥声由远及近,饶是魏羡渊的武功再好,抱着个巨大的累赘,也有点跑不动了。偏生怀里的人还不老实,一手勾着他的脖子,一手往前头指:“那边!”

那边个什么啊!额角青筋暴起,魏羡渊咬牙低喝:“你为什么不自己下来跑!”

杜未央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娇滴滴地道:“人家是弱女子啊!”

“我呸!”半点风度都不要了,魏羡渊狠狠捏着她的骨头:“就没见过你这么能惹事的弱女子!”

“彼此彼此啊。”扫了一眼后头的追兵,却看见弓弩统统对准了魏羡渊的背心,杜未央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喊:“小心暗箭!”

“嗖——”话刚落音,带着寒光的箭头就直冲他们而来!杜未央吓得闭上了眼,魏羡渊咬牙,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院墙,飞身避过箭头,拐进旁边的巷子,暂时离开追兵的视线,抡起杜未央就往院墙里头一扔!

“呯!”杜未央摔了个七荤八素,疼得龇牙咧嘴的都捂着嘴没敢吭声,抬头却见魏羡渊潇洒地越过墙头来,很是稳当地落在她身旁。

龇了龇牙,杜未央很想咬他一口,奈何两人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压根没有内讧的余力。

“跟我来!”

追兵的脚步声已经到了墙外,魏羡渊也没犹豫,跟着她七拐八拐地在黑暗里穿梭,没一会儿就进了间屋子。

“你怎么这么熟悉这儿啊?跟回自己家似的。”瞧着暂时安全了,魏羡渊打趣了一句。

伸手点了桌上的灯,杜未央翻了个白眼:“这就是我家。”

灯一亮,魏羡渊环顾四周,脸色顿变。

挂着红罗帐的闺房,四周挂的却不是香墨书画,而是各式铁链刑具,阴冷之气扑面而来,席卷全身。

轻吸一口凉气,魏羡渊终于得空正眼看了看面前这人。

好生灵秀的姑娘!巴掌大的白玉脸,小巧的琼脂鼻。眼含清灵雨露,眉染朦胧霜华,波光流转,点染含光。一身黑衣看不出身段,可个子是当真不高,堪堪到他胸口,一头乌发绾成了两个团子,顶在脑袋,系了两条暗色缎带,瞧着倒挺可爱的。

只是,那滴溜溜乱转的杏眼,透着二十分的不老实。

“杜家大小姐?”

“嗯?”被认出来的杜未央喘着粗气趴在桌上:“魏公子好眼力啊。”

没好气地扫一眼四周,魏羡渊道:“杜家的宅院,喜爱又如此古怪,除了杜家未央,也没别人了。”

只是没想到,杜家的小姐,竟然也有胆子毁公主的拜堂之礼。

杜未央正要笑,冷不防就听得外头传来怒喝声:“我说没刺客,就是没刺客!你们连官邸都敢搜不成?”

浑身一个激灵,杜未央二话没说,一把就将魏羡渊推进了床帐。

“喂?”魏羡渊皱眉:“你一个女儿家……”

“闭嘴!”拉下罗帐,杜未央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朝他一瞪眼,然后立马扭开旁边的机关。

房门猛地被推开,外头的追兵气势汹汹:“公主府上遇刺,刺客逃至此处没了踪迹,我们奉旨拿人,还请杜大人体谅!”

话音落,一群人冲了进来,瞬间挤满了整个房间。眼尖的瞧见那床帐,立马跑过去猛地一拉——

锦缎玉床,被子叠得整齐,一阵风吹过来,卷着一股子女儿家的暖香,从空荡荡的床上吹到大开的门口。

“仔细搜!”失望地挥开罗帐,宣威将军魏青锋一挥手,其余人整齐地应“是”,然后四散开去。

“魏将军。”杜清明气得脸绿:“老夫好歹是当朝刑部尚书,正二品的官职,您这般不顾杜家体面,要是没个由头,可别怪老夫翻脸!”

“杜大人见谅。”魏青锋拱手道:“方才公主府上出了大事,全京城都已戒严。”

一听这话,杜清明冷静了点,皱眉问:“出什么事了?”

“祁玉大婚,圣驾亲临公主府,不想却有贼人欲行刺公主和圣上。幸好禁军救驾及时,没让贼人得逞。只是,陛下大怒,已经下旨追捕刺客,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行刺公主和圣上啊?杜清明挥袖:“如此,那老夫也不能妨碍魏将军,只是这到底是小女闺房,若是一炷香之后各位没找到个什么人,就请……”

“我明白。”魏青锋点头:“只是,敢问大人,杜小姐在何处?”

杜清明一愣,转头看向旁边沉默了许久的丫鬟:“胭脂,你家小姐呢?”

“回老爷,小姐今日心情不好,去后院赏月了。”

后院?墙壁暗道里的魏羡渊听得眉头直皱,这丫鬟怎么谎都不会撒!后院离这儿那么远,门又被堵着,万一魏老头想去后院看看怎么办!

刚这么想呢,就听得外头道:“若是贵府小姐当真在后院,便能排除行刺之嫌,既然都来了,老夫还是去看一眼吧。”

倒吸一口凉气,魏羡渊狠狠捏了捏杜未央的手腕!

要死在这里了!

闷哼一声,杜未央没好气地挣脱他,伸手就开始脱衣裳。

“杜小姐。”魏羡渊脸色很难看:“你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莫名其妙地回头瞪他一眼,杜未央起身就往后走,边走边脱:“你知道刺杀皇帝是多大的罪吗?一旦被人抓回去,甭管你我是谁,都得菜市口人头落地!”

“这个我知道。”魏羡渊咬牙:“可你好歹是个姑娘家!”

“死到临头了您还在意这个呐?这黑灯瞎火的,您能不能装作没看见?”杜未央跺脚:“穿这身衣裳去赏月,不是找死吗!”

说着,一把脱了外裳,顺手打开暗道拐角处放着的箱子,就地更衣。

魏羡渊:“……”

见过豪放的人,没见过这么豪放的女人,她是不是不知道习武之人多能夜视啊?竟然就这么在他面前……也亏得是他,换个人来,指不定怎般轻薄!

不过等等,这暗道后头,怎么还有这么长的路啊?

魏青锋带人直冲后院,心里隐约是有些怀疑这杜家的,可是总得有个证据才能定罪,所以他追得很紧,绝不给人任何掩饰的机会!只要人不在后院……

“父亲?”

静谧的后院被兵器磕碰之声惊扰,石桌边坐着的女子受惊回头,秀气的脸蛋上满是不解:“这是怎么了?这么吵。”

魏青锋一愣,皱着眉头地走近了几步。

红鲤上袄,青红鲤下襦,滚了白兔毛边儿的红绣褙子自肩拢腰,红色的绸带儿在腰上系了个同心结,杜未央穿得活泼可爱,脸上犹带着泪痕。看着他过来,有些害怕地起身:“这位是?”

“这是魏将军,来抓刺客的。”杜清明不悦地道:“看起来是对我杜府颇有怀疑,为父也就没拦着,让将军好生查看,眼见为实,也好当个证人,证你无辜。”

“刺客?”茫然地看了他们一眼,杜未央垂眸:“那将军慢慢找吧,小女就先回房了。”

“杜小姐。”魏青锋眯眼拦住她:“你今日一直在府里没出去过?”

“是啊。”停住步子,杜未央抬袖掩唇,满眼苦笑:“这样的日子,小女出去做什么?”

全京城都知道她对顾秦淮有些意思,今日却是顾秦淮当驸马的日子,她出去,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脸色微缓,魏青锋道:“如此,那小姐也就逃过一劫了。”

的确是逃过一劫,看这架势,皇帝是找不出刺客不罢休,也就是说,今晚不在公主府也不在自家府邸的人,若是说不清去处,那就倒大霉了。

神色不动,杜未央屈膝行礼:“辛苦将军了。”

“留步。”抓不到把柄,魏青锋也不耽误,带着人就继续去搜查别处。杜清明跟着出去看情况,挥手示意她回房去歇着。

等那一长串儿的禁军都撤了个干净,杜未央才长出一口气,拍了拍心口道:“没事了。”

“你没事了,我呢?”背后冷不防响起个声音,吓得她一个趔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