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共度岁月长 > 

第2章 艺术家

第2章 艺术家

廖妍像是没听见,眼眸如春水,嘴角延展着曼陀罗般致命的笑意:“李延哥哥,约吗……”

李延听到这句话,意味不明的低笑了两声,手掌抓着她脑袋后侧新做的卷发。

“小男友满足不了你?他知道你爱乱约吗。

廖妍饱满水润的红唇娇艳欲滴,在他唇边围绕着,正吐气如兰在他唇边求邀似若即若离触碰时。

李延对于她的靠近,那没进眼里的笑意被收敛:“吻过多少人?我嫌脏。”

廖妍突然在他唇边停住,停了有一秒,她继而开始轻轻哼笑着:“就算脏,半年前李延哥哥也还是尝过的。”

她唇微撅,眼神带着些许骄傲跟炫耀,像是把这件事情当成战利品一样**裸挂在脸上。

李延是冷厉着一张脸在朝庙外走去,在上车前,他抬手,拇指拭擦掉唇角的一抹红。

廖妍偏过身去看他,头也偏着,那又邪又媚的笑始终未从她唇边退去。

回到车上,老夫人还在车上等,见李延回来了,问了句:“怎么这么久?”

李延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在老夫人身边坐下:“您回家里?”

李老夫人嗯了声。

司机关着车门,车门合上后,车子便启程离开。

廖妍站在寺庙内看着外面的车离去,也转身离开。

等一天的行程结束,廖妍回了自己房间,不过在回了自己房间后,她接到一条短信,看完那条短信,她嘴角勾起一丝极其隐秘的笑。

十点的时候,她出门了一趟,自己开车离开的,就跟家里的佣人说了句,她来到了一处酒店,到达一处酒店前,她拿了卡,直接上五星级酒店的楼上。

到达一间套房内,浴室内有人在洗澡,有淋浴声。

廖妍脱高跟鞋,又在床边熟练地褪着**。

她一直听着后边,在水声停了后,男人从浴室出来,看到她身影,在沙发上坐下。

廖妍走过去,自觉的跨腿坐在男人腿上撒娇,声音甜如蜜:“陈延哥哥。”

李延触碰着她新做的卷发,棕色的,**浪,他眼神戏谑:“新男友喜欢的样式?”

他面前装清纯妹,如今小男友面前装御姐,挺会玩的。

廖妍靠近,伏在他耳边:“你喜欢吗?”接着,去他脖子上种草莓。

李延毫不留情抬手,捏住她下巴抬起她连脸:“别给我留罪证,有女朋友了。”

廖妍亮嘟嘟的唇翘起,像是开心,又像是不高兴,接着戴美瞳的眼睛里荡漾着水汪汪的笑意,瞬间像是更开心了,她歪头故作天真懵懂:“她伺候的你开心吗?”

李延不苟言笑,此时却看着廖妍,胸口发出声哼笑,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他严肃锋利的脸向来不是一个多么让人轻松的人。

廖妍干脆搂住他脖子,她整个人陷去他怀里,用之前他嫌脏的唇,试探性去贴他唇:“那我留在这里。”

李延起先皱眉,当她调皮的小心翼翼吻进去时。

李延一把将她咬住。

廖妍推着他,两人双唇便纠缠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上,廖妍在浴室洗澡,房间里已经没人了,屋内一室半明半灭的暧昧,廖妍泡完澡赤着脚从地毯上走着出来,她手机在桌上震动响着,廖妍走过去,将手机拿了起来,她看到来电提醒,本来还挂着愉悦的眉头,有丝皱意跟迟疑。

不过迟疑了几秒,她脸色又恢复平常,在贵妃椅沙发上坐下,浴袍下露出一双纤细圆润的双腿。

她接听电话:“喂。”

里头传来一声略显紧张的男声:“妍妍,你,回来了?”

廖妍接着浴袍,拿起贵妃椅上的内衣穿上,边回着:“是呢,阿儋。”

里头的男声更紧张了:“那,妍妍,我们见一面。”

廖妍将雪白色的衣服穿上,想了想才跟他报了个地址。

明显是很熟悉的人了,所以也没有寒暄,两人很快挂断了电话。

差不多半个小时,套房外传来门**,门口站了个男人,廖妍穿戴完整从里面来开门,将门给拉开,看到外面的人,脸上便扬起笑:“你来了。”

她也只是说了这一句,转身便朝房间内走,谁知却被身后急切的人给拽住了手:“妍妍,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

廖妍被他拉的只能回头转身,她脸上依旧扬着温柔的笑:“刚回来,你要喝什么?”

男人视线突然被贵妃椅沙发下一处什么东西给吸引,廖妍还没发觉,她见他视线一动不动盯着,她也看过去。

竟然是半截露出来的男式领结。

“谁来过这里,你有男朋友了?”

廖妍直接用力甩开他手:“我们已经分手了!李儋!”

李儋被她用力甩开手后,一脸受伤看着她。

廖妍似乎不想伤害他,她沉默了一会儿,语气重新变柔软,甚至是在纾解他:“李儋,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我找男朋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她再次重复前一句话。

李儋却不肯:“当初你去国外只是邮件形式跟我分手,我说过我不同意。”

他冲过去,将贵妃椅下那个男士领结拿了起来,举在她面前问:“这是谁的?昨晚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廖妍站在那并没有说话,半晌,她说:“这不是谁的,是我参加派对,自己用的。”

李儋却环顾了一圈房间,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对,他却没有在逼问她。

在李儋离开后,廖妍站在那,松了口气,她并没有在意,收拾了东西,便也从这间套房离开了。

而李儋飙车回到家后,在自己房间开始狂喝酒,一开始李家还没人知道。

直到他在房间内砸着酒瓶,哭着发着酒疯。

李延刚从外面回,身后还跟着女朋友,在楼下听到动静,便上了楼。

女朋友元芫也随在他身后,到门口。

里头老夫人正是着急的时候,正催着佣人找医生端醒酒汤,一看到门口回来的李延,她当即大声说:“李延,你快过来看看李儋怎么回事,喝这么多酒!”

李儋听到老太太喊哥哥李延的名字,便从老太太身上起身,朝着李延摇晃冲去,哭喊着:“哥!”

还没到李延面前,整个人一摇晃,差点栽倒了下去。

老太太惊呼大叫,李延伸手一把将李儋给扶住。

只有李延面不改色问李儋:“你这是出什么事了。”

面对哥哥李延的询问,李儋只是哭,一副伤心透了的模样,虽然李延扶着李儋,可老夫人还是怕摔到宝贝孙儿,也忙过来,扶着他:“李儋,你回答啊!”

李儋面对众人的询问,哭着说:“阿妍,阿妍找找新男朋友了。”

众人一听大骇,只有李延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眼里甚至有些轻蔑,不知道是对李儋还是对谁。

李延说:“就这事?”

“哥你帮我查查,查查跟阿妍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

廖妍从酒店下来,顺带还去了一趟前台,查看昨晚的开房信息,一查发现信息全都抹掉了,上头什么东西也没有。

做得还真是挺保密的,廖妍把领结丢在前台,什么话也没说,潇洒离开了。

便赶着时间往家里钻,今天是廖妍奶奶的生日,家里大办寿宴,廖妍回去的还挺早,可就算赶回家,廖家也早就人满为患。

廖妍被母亲李淑贤骂了一顿,但因为李淑贤今天没时间浪费在她身上,骂了几句又赶忙离开,去跟别的妯娌争先后贤惠了

廖妍到了家就去了寿星奶奶屋里。

屋内一堆人,不过廖妍得宠,就算这么多人,奶奶一看到她就相当高兴,还把她拉到身边坐下,陪着她坐了会儿。

正当廖妍拿着瓜子花生,在那磕着时。

屋内不知道谁提起了李延的新女友。

廖妍往提起这个话题的人,扫了一眼,竟然家里的婶婶。

婶婶瞧她看了过来,便立马笑着问:“妍妍,你跟李儋怎么样?

问到李儋,廖妍立马正襟危坐,回了句:“见了呀。”

她故作兴趣立马又问:“李延哥哥有女朋友了?找的哪家?”

那婶婶见她好奇问着,便回:“不知道呢,见过一回,听说是个艺术家。”

旁边不知道谁问了句:“什么背景?”

廖妍那婶婶却回着:“什么背景不清楚,但李家也得是个特殊的才能配得上,何况还是李延。。”

接着廖妍那婶婶三两句,想快速结束这话题,压低声音:“别议论了,李家不是咱们轻易能议论的。”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李廖两家虽是世家,可实际上,李家一直是廖家高阶层上的人。

廖妍心里却盘旋着三个字,艺术家。

倒是他的品味,她嘴边勾着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