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

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

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

连载中
  • 作者:豆豆酱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4-08 17:48:25

甜宠新书《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由豆豆酱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黎烟烟寒苍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宝贝,乖......给我生个继承人”一场交易,黎烟烟被迫冲喜,嫁给将死的寒家大少爷。没想到传闻中的废物,竟然是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寒少高调宠妻,让她成为人人羡艳的寒太太,但只有黎烟烟自己知道。寒苍言心狠手辣、冷酷绝情,没有半点真心。一切,不过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年婚约到期,她偷偷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寒苍言上天入地发了疯般寻找,让整个海城为之震荡。几年后再见,寒苍言把她抵在墙边,双眼猩红,嗓音黯哑。“烟烟,不许再逃......”小女人却偏过头,眨眼:“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不熟。”1v1,男主女主只有对方,双洁。...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6章他是寒苍言

“我们......好像在街上见过。”

黎烟烟忽然勾唇,笑了一下,“对,我好像,在北国的街上见过你。”

男人墨眉紧蹙,脸上是森然阴冷,几乎要杀人的戾气。

他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敢拿这种话诓他。

“唔,好难受,头晕......”忽然,被他扯住手腕的黎烟烟,轻轻低喃。

下一秒她的身子一软,倒在了男人宽阔的怀里。

在昏迷之前,黎烟烟抬起湿漉漉的眸子:“不许,乘人之危......碰我。”

只来得及警告对方,说出这句话,便没了意识。

男人冷眸危险地微眯。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却稳稳接住了黎烟烟软倒的身体。

*

“那个勾搭我大嫂的小白脸,真的在里面!?”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吵闹。

寒家二少爷寒君羽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正好堵在了门口。

寒二少器宇轩昂、俊逸不凡,刚刚还被神秘男人迷得不行的黎萱儿,此刻看见寒二少差点走不动路。

要论俊美无俦、气势凌厉,寒二少好像是比包房里面那个男人差了点。

但要论身份地位,寒二少可是万中无一的人选。

一时之间,黎萱儿居然开始纠结起来,不知道自己该去抢黎烟烟的小白脸,还是该魅惑寒家二少爷。

“二少,千真万确,绝对没错!”

吴希远可管不了黎萱儿的小心思,立刻拍胸脯保证。

“那个小白脸真是我见过最嚣张最不要脸的人。我都跟他说了,我表妹已婚,他居然还恬不知耻的缠着烟烟表妹。”

“我看啊,他就是明知道你大哥身体不好,成天躺在床上,才故意趁虚而入想给你大哥戴绿帽子!”

寒君羽一听这话,倨傲的脸色更加黑沉。

他今天和朋友一起到会所轻松,没想到一进来就听到自家大嫂在这偷情的事。

寒君羽不像吴希远,对黎烟烟这个没见过面的嫂子,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待会儿进去,他不但要亲自把那个奸夫抓起来毒打一顿。

更要把黎烟烟这个从未谋面的大嫂抓起来,带回去让他大哥亲自惩治。

“给爷把门撞开。”

看到紧锁的包房门,寒君羽表情阴狠地对手下说。

黎萱儿在一旁看到这架势,心里不由幸灾乐祸。

太好了,黎烟烟终于要身败名裂,被寒家扫地出门了。

而一旁的吴希远也是激动地搓着手,等着寒君羽带人进去,把那个敢跟他抢人的小白脸狠狠教训一顿。

这时,寒君羽带来的保镖二话不说,训练有素地撞开了门。

房门一打开,寒君羽立刻带着大批人马,冲了进去。

“小白脸,还不放开我大嫂!”

“来人,给我分开这对不要脸的jian夫yin妇!”

......

包房内。

刚刚昏倒的黎烟烟,正被男人打横抱在怀里。

她裹着医用纱布的半张小脸,就那么亲亲昵昵地埋在男人胸膛。

甚至还会偶尔无意识地,在男人坚韧宽阔的怀抱里蹭一蹭。

好像这样做,整个人都会更舒服更有安全感。

当寒君羽带着保镖以及吴希远、黎萱儿闯进去时,看到的,就是男人宽阔伟岸的背影。

他正背对着门口方向,微微弯腰,抱起意识全无的少女。

“你们快上,给我按住这个小白脸!”

见小白脸居然没有一丝惧怕,还敢对黎烟烟动手动脚,寒君羽立刻指挥保镖行动。

可是那些穿着黑色西装、肌肉虬结、向来训练有素的保镖们涌上去后。

却一个接一个的变了脸色。

整个包房里,居然没有一个保镖敢上前,对那个小白脸动手。

“你们干什么,干嘛不上!一个个的,难道没听到爷的话!”寒君羽帅气的脸上墨眉飞扬,怒容顿显。

他堂堂寒家二少爷,向来说一不二,在海城更是几乎横着走的存在。

他养的保镖,人人以他马首是瞻。

这还是第一次出现,他指挥不动下人的情况。

这些人真是反了,连个小白脸都怕。

寒君羽懒得理会那些没用的保镖,亲自上前攀住男人后肩。

“喂,小白脸。告诉你,你抱着的女人是爷的亲大嫂。你要是识相的话,就立刻把手拿......拿......拿......”

寒君羽的声音,在看到男人侧颜的瞬间,突然卡住。

抱着黎烟烟的男人淡淡瞥了寒君羽一眼,没搭理他。

周围的保镖看到男人下来,这时都不由自主站直了身体,却把脑袋埋得极低。

任凭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时抬起头来。

旁人不知道,但这些人高马大的保镖却一个比一个清楚。

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

正是寒家那位几乎不在外露面,传闻中病得就快要归西的废物大少爷,寒苍言。

但旁人不知,在他们眼中毫无存在感的废人大少爷,在寒家,其实却是另外一种恐怖的存在。

寒苍言厌恶一切活物和人类。

为了不碍着大少爷的眼,保镖们没人敢多动一下。

除了寒君羽,还在忙着拍马屁。

寒君羽:“小嫂子真好看,难怪大哥你这么宝贝。对了,今天怎么有空带小嫂子到珈蓝阁来玩?早知道,该通知我啊,我可以好好招待小嫂子。”

寒君羽好像对自家大哥怀里的女人,非常感兴趣。

一个劲儿地偏着头,打量。

寒苍言凌厉的五官,倏地冷戾了几分。

他修长笔直的双臂收紧,不着痕迹地,将怀里那个不老实的小女人搂抱更紧了几分。

就算黎烟烟脸上缠着医用纱布,只露出了一双眼和一张嘴。

但寒苍言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跟他人,分享他的东西。

哪怕,是他的亲弟弟。

根本不打算理会寒君羽,男人抱着怀中的少女离开。

寒君羽:“诶,大哥,怎么就这样走了?不多坐坐吗。”

难得看到他家大哥肯踏出那间阴森偏僻的小别墅,寒君羽真有种看稀奇的感觉。

此时,一辆通体漆黑的豪华宾利,停在门口。

看到寒苍言抱着黎烟烟出现,司机连忙下车拉开车门,恭恭敬敬请两人上车。

“今晚的事,我不想从其他人嘴里,听到任何一个字。”

临上车前,寒苍言低冷的嗓音幽幽传来。

寒君羽听出其中的警告意味。

这是让他禁言,对今晚的事完全保密,尤其是对家里。

“明白明白,大哥你还不知道,我这个人嘴巴向来最牢靠。我那些保镖你也放心,他们都是你的人训练出来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寒君羽笑得帅气无比。

心态还挺好。

寒苍言最后深深看他一眼,抱着黎烟烟上了车。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尾灯,寒君羽终于长舒一口气。

“啧,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寒苍言那座大冰山,居然也会抱女人了。”

他不是讨厌人类嘛。

*

寒园,小别墅内。

寒苍言弯下腰,将浑身娇丨软的小女人,放到了大床上。

可是黎烟烟的身子才刚离他的怀抱。

她整个人又闭着眼,眼尾泛着不知名的红晕,轻轻呢喃着,无知无觉地重新靠拢过来。

“唔......难受......”

她软糯如猫儿的声音,划过他耳畔。

纤细莹白的小手,轻轻地缠绕上他的脖子。

那张裹着纱布的滑稽小脸,也无意识地蹭向他肩头。

黎烟烟的体温很高。

高得不正常。

一双泛着酡红,泪光氤氲的杏眸,半眯半张地仰视着眼前的男人。

显然,她现在,都不一定能认清,眼前的人是谁。

看着这样的小女人,寒苍言冷眸微沉。

下一秒,他绷着一张冷峻的脸,扯开了黎烟烟主动缠上来的小手。

男人狭长冷戾的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就像一座冰山,永不融化。

黎烟烟被他冷硬地摔在了床上。

“唔嗯,讨厌......”

少女轻盈的声音,带着一声委屈的闷哼。

似乎是被寒苍言刚才那一下,摔疼了。

晶莹的泪珠泛在她浓密卷翘,微微颤抖的睫羽上。

寒苍言居高临下,冷冷睨着她。

最终,漠视她眼底那抹委屈的情绪,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

他的指尖,被一只温柔的小手勾住。

寒苍言冰冷的身体紧绷,驻足。

而黎烟烟,只是抬起那茫然的双瞳,散发着甜腻香气的黑发在她肩后披散开来。

她用小手指,轻轻地勾住了男人,垂在身侧的,微凉的指尖。

少女声音软糯,娇气而不自知:“难受......你,别走......”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