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品圣手

神品圣手

神品圣手

连载中
  • 作者:支笔定三山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1-04-08 17:28:35

主角叫陈阳林若菱的小说叫做《神品圣手》,本小说的作者是支笔定三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父亲一场重病让他认识到钱的重要性,险些丢失尊严的陈阳,险死还生却意外获得了狂医道传承,医术、武道、术法,集于一身,从此,他下定决心悬壶济世,匡扶中医……重活这一次,他要不留遗憾。...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陈阳一听电话里陈荣安焦急的语气,心里立马咯噔一声!

“爸你别着急,我马上回来!”

顾不上跟林若菱解释,陈阳拦了辆出租车就拉着她钻了上去。

陈阳家住在棚户区,是沪海市出名的贫民窟,住在这的人,几乎清一色都是苦哈哈。

刚刚走到胡同口,就看见前面熙熙攘攘挤了不少人,陈阳心里一突突,急忙挤上前去。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这煎饼车是我们一家人的希望,求求你们别再砸了!”

“一家人的希望!?你们这群穷鬼也配有希望!?我特码收的是保护费,谁不交,就是让我没希望!”

一群混子人手一根钢管,一脸嘚瑟的站在一片狼藉面前,已经把煎饼摊砸的差不多了!

“我们家老头子住在ICU半个多月,今天才刚出院,家里实在是没钱了啊!”

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满脸眼泪的跪在地上,手里举着一把十块五块的零钱努力的往那群混子手里送,“这是我今天卖煎饼赚的钱,全都给你们,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吧!”

“**泥马的,你打发要饭的呢!?”

混混里面一个留着板寸头的男子抬腿就是一脚,当场把那妇女踹翻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陈阳双目欲裂!

被踹翻在地上的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他为了生活吃尽苦头的老母亲丁秀芝啊!

“握草你们妈!我弄死你们!”

陈阳整个人都变得狰狞了,一声怒吼,宛如闪电一般冲了出去,直接将老两口面前的板寸头混子踹飞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吃点亏就算了,竟然有人敢跳出来跟这群混子对着干!?这些人可都是见过血的啊!

就在众人发愣的时候,陈阳急忙转身将地上的老两口给扶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受委屈了!”

丁秀芝看着突然出现的陈阳,身子猛地颤了一下,紧跟着眼底便升起了一抹恐惧,“小阳,你怎么能跟这些人动手呢!?你快跑,快跑!”

这些混混哪是人啊!?这都是鬼啊!打了他们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出于保护孩子的本能,丁秀芝不住的往外推着陈阳。

“妈,你别怕,我没事,今天有我在这,谁也别想再欺负你们!”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当陈阳看见自己的亲爹妈被人欺负却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的时候,陈阳的内心彻底崩溃了!

父亲在工地干活,母亲推着车子买煎饼,社会地位低人一等的他们,为自己衣食无忧承受了多少委屈!?

“握草尼玛的,那特码来的**崽子,也敢在老子头上动土...”

就在这时候,刚才被陈阳一脚踹开的板寸头混子晃荡着身体回到了陈阳面前,陈阳闻声,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回头那满脸的狰狞便吓得众人齐齐后退一步!

这个表情,太恐怖了!

不过,这些混子都是常年在社会上行走的主,自然不会被陈阳一个表情给吓退!

“刚才这一脚,踹的挺爽吧!?”板寸头站在陈阳面前,也不着急发狠,“本来吧,就是个千八百块钱的事,现在好了,你这一脚踹出来,没个十万八万的,算是结不了了...”

一边说着,一只手便在陈阳脸上拍打了起来,每说一句话便拍打一下!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纷纷往后退了退,他们知道,这些混子算是讹上这家人家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板寸头不断的拍打着陈阳的脸,越拍声音越大,就在拍到第三下的时候,陈阳猛然出手,啪的一声捏在了他的手腕上!

“咔!”

一道脆响,骨头断裂的声音瞬间传了出来!

“啊!”

手腕被捏断,板寸头立马脸色惨白的发出了一声哀嚎!

“你刚才说,我踹你那一脚值十万,那我捏断了你的骨头,值多少钱呢!?”

陈阳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混子,手上不断用力,剧烈的疼痛直接让对方跪在了地上!

“值尼玛了隔壁!”板寸头闻言满面狰狞,眼底满是怒意,“臭卖煎饼的,也敢对我刘明动手!?我看你是活腻了!”

“兄弟们,给我打!”

一声令下,后面那三个混子立马朝着陈阳冲了过来!

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的林若菱急忙掏出手机打了110,老两口看到这一幕也是猛地推在陈阳身上,“小阳,快跑!”

陈阳回头笑着看了二老一眼,“没事,马上就好!”

说着,一把丢开了自称刘明的混子,迎着对面三人走了过去。

三人包抄过来,也不说话,抬手就打,陈阳朝着最前面一人的迎面骨,抬腿就是一脚,只听咔嚓一声,人就趴在地上了,紧随其后,一记鞭腿甩出,左边一人猛然飞起,一直飞出去五六米才终于停下,随即陈阳一个转身,还没等最后一人反应过来,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一米八的大个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上!

不到十秒钟,放倒了三个身经百战的混子,围观的众人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下了,刘明也傻眼了,只能看着陈阳走过来一把掐住自己!

“现在说说吧,该赔多少钱!?”

陈阳看着他,刘明小脸煞白,连个屁都不敢放!

陈阳见状,劈头盖脸就是一记耳光,“我特码问你话呢!”

“不,不用赔,我刚是跟大哥你开玩笑呢,哪能真收你钱啊...”

“我是说你该赔我们多少钱!”

没等刘明把话说完,陈阳便打断了他的话,一指身后砸成废铁的煎饼车。

刘明一听陈阳的说法,嗫嚅道:“大哥,我们错了,以后保证不来捣乱还不行么!?”

“别废话,利索点,掏出二十万,今天这事就算了了!”

一边说着,陈阳从地上捡起他们带来的钢管,嘎吱一声掰弯了!

这可不是现在那种PVC塑料管,这可是正正经经的镀锌钢管,刘明一看陈阳的手段,腿肚子都吓得转筋了。

“哥,你给我点时间,我给你凑!”

这一下,他也顾不上手腕疼了,跑到那三个小弟旁边就是一人一脚,“还特码躺地上装死,赶紧找钱去!”

十分钟不到,一塑料袋红油油的华夏币就摆在了陈阳的面前。

“路边那辆破桑塔纳是你们的吧!?征用了,开几天玩够了再还给你们,滚吧!”

陈阳顺手从刘明口袋里摸出了车钥匙,心说正发愁没有代步工具呢,这帮**就送过来了。

一群小混子连个屁都不敢放,转身就离开了棚户区。

陈阳提着装满了华夏币的塑料袋,转身来到了父母面前。

眼前的两位老人,本只是五十来岁的年纪,此刻却是布满了风霜,就连鬓角都出现了片片雪白。

陈阳心疼的直抽搐,将钱递到父母手里,心疼的说道:“爸,妈,从今天开始,不会再让你们受委屈了!”

看着好似一夕长大的儿子,老两口眼里满是泪花,“不委屈,不委屈,只要你平安无事,我们再辛苦都没事。”

陈阳是他们老两口的希望,儿子在,家就在!

“爸,妈,以后咱不摆摊了,我养活你们,让你们享清福!”陈阳鼻子发酸,险些就当众哭出来了。

“我们有手有脚,哪能这么早就让你养活啊...”丁秀芝一边说着,眼睛就落在了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林若菱身上,“这闺女长得可真俊,是若菱吧!?家里的事情让你看笑话了...”

“阿姨哪里话,这都是那些人不好,跟叔叔阿姨没关系。”林若菱摇着头,极为懂事的安抚着丁秀芝。

客气的劝走了围观的群众,陈阳带着林若菱进了家门,林若菱是第一次进入棚户区,好奇的扯着陈阳在房子里到处乱转,回到客厅的时候陈荣安和丁秀芝老两口正在沙发上说着什么。

见陈阳回来,陈荣安一脸担忧的说道:“儿子,这些钱你还是赶紧给他们送回去吧,我听说过这些人,他们跟的大哥叫梁雄,是这一片出了名的混子,可不好惹啊。”

一边说着,陈荣安就把装钱的塑料袋递给了陈阳。

现在的他们不敢奢求其他,只要能一家人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他们这个家可禁不起折腾了!

陈阳嘿嘿一笑,把钱推回给了陈荣安,“爸,你就安心拿着这些钱去花,梁雄是我朋友,他的就是我的,回头我去跟他说一声。”

他哪认识什么梁雄啊,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二老安心,至于什么大混子,他才懒得放在心上呢,不来惹他也就罢了,要是敢来,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到那时候,可就不是二十万的事了!

陈荣安被陈阳这套说辞说的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没反应过来,儿子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怎么会跟社会上的人认识!?

不过显然陈阳没想过回答他的问题,话音刚落便起身走进厨房,陪着老妈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