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和你相逢好

和你相逢好

和你相逢好

连载中
  • 作者:云拿月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4-08 10:10:39

主人公叫尤好孟逢的书名叫《和你相逢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拿月创作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君诚实业大厦,黎市最醒目的地标建筑之一,就坐落在护城河近侧商圈最繁华之地。出发之前,尤好将和君诚实业有关的讯息看了一遍又一遍。略有些旧的手机握在掌中,屏幕光熄了,她又摁亮,唇角不知不觉抿出一道稍显严肃的弧度。...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清早的晨会,所有年级的学生尽数到场,操场上站满了人,一眼望去全是青白色。头发所剩无几的教导主任站在台上,声音通过广播喇叭传达至每个角落。

“……对近日校园内的不正之风,我校势要进行严正肃查,坚决杜绝一切对我校声誉及本校学生名誉的诋毁、抹黑。现今已联系本校贴吧学生管理员,对一些不良帖子进行删除,并对几个行为极其恶劣的贴吧账号进行封禁。”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醒同学们一句,学生最主要的任务是什么?是认真读书!好好读书!”主任情绪霎时变得激昂,恨铁不成钢地朝学生们扫了一眼,“过度将精力用在学习外,比如贴吧这种地方,该学习却不学习,将来高考的时候你们拿什么去和别人竞争?啊?!”

主任嘴角不高兴地上撇,抖了抖稿子继续:“本校领导决定,今后将组织老师定时对学校贴吧进行巡视,检查违规内容,希望各位同学严格遵守校规,不要做出违反中学生手册的事……”

演讲台下一片窃窃私语,不少热衷玩贴吧的学生不由得低声发出哀嚎。

有的东西,校方不好在明面上开诚布公地讲,正如尤好这件事。不过尤好和照片里的男人是“表兄妹”这一消息,在黎助理来过以后,就在学生中传开,流言平息了许多。

现在这么一处理,谁都知道这是学校在表态,不管是不是为了评优的事,总归是力证了尤好的清白。

毫不意外被许多视线探询扫过,尤好挺直背脊站得端端正正,目光向着前方,没有对那些善恶不明的打量作任何反应。

待晨会结束后,一个班一个班有序离开操场。连西西泥鳅一样在人群中左穿右窜,挤到尤好身边。用胳膊肘碰碰尤好,她挤眼笑得狡黠。

人群向前,越接近几栋教学楼散得越开,最后分入各个教室。

回到三楼,连西西一把勾住尤好的胳膊,笑嘻嘻道:“这破事儿总算是解决了,没白辛苦!”

尤好还没说话,背后传来冷哼:“害人精倒是开心——”

连西西笑意一僵,扭头瞪去,果不其然是范雨。

“你说什么呢你?!”连西西冷眼看她。

“我说错了么?”范雨剜了尤好一眼,呛道:“这下贴吧都不能玩了,主任说是那么说,实际是因为谁,大家心知肚明咯!”

连西西捋袖子就要冲上去:“你哪痒啊,来!说出来我帮你舒服舒服,别总拐弯抹角找不自在!”

范雨一滞,下意识退了半步。连西西这人天不怕地不怕,真发起疯来可不好收场,她还是有点怵的。狠狠翻了个白眼,范雨仿若没听到连西西的话,脚步加快,挽着身边的人朝班上走,微昂的脖颈线条像天鹅一般带着傲气。

“当谁不知道贴吧的事跟她脱不了干系!那几个上蹿下跳的小号跟她那帮人的非主流风格如出一辙,她最好别被我抓到小辫子,迟早得狠狠揍她一顿!”连西西咬牙。

“……算了。”尤好看着范雨走远的背影,用力抿唇。

侧头瞥见连西西生气的侧脸,皆因替自己出头,心头暖融融的,尤好往她手里塞了一颗悠哈糖。

连西西霎时没了脾气。

范雨和尤好的过节不是一天两天,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神经病要犯病谁也拦不住。

吃了尤好给的糖,嘴里沁着草莓的甜香味,连西西十分大度地将范雨当作空气污染,抛到脑后。

头两节是班主任的课,结束后迎来大课间。尤好躲在走廊拐角,拿着手机犹豫不决。作为好学生,她平时从不在学校里玩手机,这东西对她来说只是个通讯工具,没什么好玩的,乐趣不大。

今天着实少见。

原因无它,她想给孟先生道谢,告诉他事情解决了——当然,消息肯定是发到黎助理的手机上,她并没有孟逢的电话号码。

该不该发?

尤好正纠结不定,手机突然震动,一下子跳转到来电显示界面。“黎助理”三个大字映入眼帘,她愣了愣。

……

该是吃午饭的时间,走读生各回各家,住校生们齐齐涌向了食堂。尤好却在学校附近第一个路口,跟黎助理说话。

特地把她落在车上的校牌送来,尤好心里过意不去,连道了几声谢。

道完谢目光瞟向车里,贴了窗膜的玻璃黑沉沉,看不太分明,但里面似乎没有人影。尤好小声问:“孟先生……没来吗?”

“孟总在开会。”黎助理的笑容和他给人的的感觉一样严谨,滴水不漏。

尤好为自己的问题生出赧意,也是,孟先生一看就很忙,事情那么多,送个校牌难不成还得亲自来?

“抱歉,我没有……”

“孟总嘱咐过我们好好处理小铃村开发案的事。”黎助理道,“等手续办齐,我们会尽快交接搬迁房的事。在落实之前,尤小姐暂且将就一下。”

“啊,好。”尤好自知没有那么矜贵,自从爷爷奶奶走后,她一直承蒙表叔表婶的照顾,何来将就一说。

“那么,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公司了。需要我送你到校门口吗?”黎助理问。

“不用不用。”尤好摆手,“这里回去就几步路而已。”

黎助理微笑颔首,等着她先走。

尤好同他道别,转身往回走,两步后停下。

“那个——”

她想了想看向黎助理,吸了口气道:“今天早上我们学校开了晨会,事情解决了,谢谢您和孟先生。”

黎助理正要说话,她认真点了下头,“请您转告孟先生,真的非常感谢……我会好好读书的!”

说罢,转身小跑走远。

……

风波就此平息,尤好的生活再度回到正轨。除了晨会后的几天,因为贴吧被学校老师们监视一事,尤好受到一些关注,时间一长慢慢也就消失了。

自晨会那天过去一星期,尤好没了麻烦,连西西却开始烦恼起来。

“啊啊啊啊啊——”

狠狠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连西西趴倒在尤好的课桌上,“我该怎么办?!”

尤好取掉没墨的笔芯,刚换了一支新的,抬头一看练习册被连西西压住,握着笔无从下手。

“你说我要不要在余元生日的时候跟他表白?”

周围一片沙沙写作业的声音,尤好听着这个声儿,被连西西这么一问,不由得提醒:“西西,我们高三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扫兴嘛!”连西西烦得想在地上打滚,“我就问你,你觉得我在余元生日的时候跟他表白,会不会成?”

“这种事别人不好讲。”尤好眉头小蹙,轻轻纠结的模样竟有几分静雅。她趁着连西西直起身,提笔落在练习册上,边解题边答:“他一直都知道你喜欢他,你觉得他是什么态度?他喜不喜欢你,你感觉呢?”

两句话戳到连西西心窝里,教她一时失言。余元在她眼里哪哪都好,甚至连他跟范雨那帮人是朋友,她都能忍痛不介意了。每每她和范雨呛起来,余元还会让范雨不要找她麻烦,别跟她起冲突,但就“喜欢不喜欢她”这一点,她还真没有十足的把握。

连西西思考了一个下午,最后决定把事儿办了。照她对尤好的说辞,是这么形容:“反正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一刀,该干就干吧!”

尤好写着第三本练习册,淡定点头。下一秒连西西搭上她的肩膀,“他生日请客唱歌,你跟我一块去。不用怕,但时候跟着我,我护着你。”

尤好手一顿,这才抬头,“我也要去?”

“对啊,作伴嘛。而且余元那天邀我参加他生日趴的时候,也说了让我叫上你。”

“他生日什么时候?”

“明天。”

尤好顿了下,无奈:“好吧。”

……

余元这场生日过得奢侈,选的地方是市里出了名的烧钱窟,都知道他爸做生意,家里有点家底,然而一帮学生还是被会所大门前的一排排豪车震惊了几秒。

当晚请的人不少,余元在一楼开了三个包厢,一大两小。尤好和连西西到的时候刚过七点半,三个包厢里已经闹成一片。

尤好甚少来这种地方,不会抽烟不会喝酒,大多数叛逆少年的乐趣她都体会不了,安静地跟在连西西身后。

连西西陪着尤好坐在小包厢角落,来搭讪的全都挡了,倒还清静。余元到小包厢来的时候,特意找连西西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只是作为生日趴的主人公,他要招待三个包厢的人,没多久又走了。

怕尤好无聊,连西西一直很讲义气地陪着她,只是到后半场,忽然有人冲进来说八卦:

“十三班有人堵了余元!拉到厕所拐角那儿,去去……去表白了!”

连西西一下子坐不住,腾地站起身,“哪儿?”

“就……左拐,往前,最前面那个厕所拐角!”

一秒都没犹豫,连西西拨开起哄瞎议论的人,拔腿冲了出去。

尤好怕她冲动,赶紧追上去。连西西跑得太快,出了门就不见她的踪影,尤好只得照着先前那人说的路径找过去。

这里回廊多,绕着绕着,余元和连西西没找到,尤好晕了头。薄弱的方向感在这迷宫一样的设计里彻底走丢,她来回兜了几圈,连沿路返回都办不到。

尤好着急找路,正想拦个服务生问问,拐弯时没留意,迎头和一群人撞上。

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对不起……”

“嘿,我当是谁。”来人是个烫卷毛的高个,“这不是余元他们学校的么?”

尤好和这人不熟,但知道他是谁。余元外校的朋友,在校门外的便利店见过几次,一帮人都吊儿郎当的,听说经常惹是生非。

她微微低头,不欲跟他多言,提步就要走。

卷毛拦住她,身后跟着一帮人,把路一堵,“去哪呀?聊聊天呗,好几次在余元他们学校碰见你,一句话都没说上。交个朋友怎么样?”

尤好蹙起眉,正思考要怎么脱身。面前突然伸出一只手,意图搭她的肩膀。尤好不喜欢随意被人触碰,下意识的反应比思绪快,“啪”地一声打在对方手背上。

“嘶——”卷毛痛得缩手,一颤。

这一掌声音清脆,他手背上旋即浮起一个**辣的红印。

尤好愣了。卷毛和他身后那帮男生也愣,个个眼发直盯着尤好。

连西西常说尤好傻,但这种情况,她脑袋再不灵光也能察觉到气氛的微妙。

下一秒,尤好猛然转身,拔腿就跑。

尤好在前头不要命地跑,一张小脸绷得死紧,身后一帮人追。也不管跑到哪,就是一个劲儿闷头猛冲。跑过几条走廊,大厅灯光突然出现在前方,她心下一亮,当即朝那边冲。

——冲的太快没来得及刹车,又撞上刚进门的一拨人。

几个人穿一身黑,尤好压根没看清,只觉得自个的小身板像是撞上一堵墙,被撞得一**摔坐在地上,痛得她鼻尖泛酸。

她还没站起来,其中一个穿黑西装、身材魁梧的男人上前,似乎想要把她拎起来。

“慢着。”

一声喝止,尤好觉得有点耳熟,抬头看去,愣住。

正中间的人,也是她撞上的那位,正是孟逢。

身后,卷毛那帮人恰好赶到,孟逢看看他们,再看看坐在地上稍显狼狈的尤好,不需想,冲保镖使了个眼色。

闲杂人等自有人处理。

高大挺拔的孟逢垂眸看向坐在地上发愣的尤好。她的手掌撑着冰凉的大理石地面,正昂头看着他,那张**的脸上写满了呆滞。

……就这傻不拉几的,还敢在这种地方浪?

孟逢还是头一回,刚进这种地方的门就想抽烟了。他缓缓蹲下身,凝视着尤好,忍住了敲她脑袋的冲动,“这就是你说的好好读书,嗯?”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