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鬼打墙

鬼打墙

鬼打墙

已完结
  • 作者:流浪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1-04-09 00:27:30

主角是刘阳刘娣的书名叫《鬼打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浪所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帝王将相依靠道家青乌堪舆之术寻找死后陵墓,每一座帝王陵墓都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代表着那个时代最高的技艺。太爷爷传下来一本《秘葬》古书,书中包罗万象,尤其对风水山势、寻龙点穴、星宿定位、秘葬风俗等详解最为详细。偶然的机会下,我凭借着这本古书,开启了一段惊心动魄、诡异离奇的古墓探险之旅。古井将军冢、中国金字塔、三阴连体穴、八千活人葬、神山粽子林……俗话说“摸金校尉寻龙诀,发丘天官望星术。”新一代的摸金校尉铁三角组合,带你走进最真实、最刺激的盗墓者生活。...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8章主墓室

我转头看到刘娣还在研究那几乎被岁月腐蚀剥落的差不多的壁画,低声吩咐了小威几句便走了过去。

道:“刘娣,你在看什么?”

刘娣指着墓壁上的壁画,道:“你看看。”

我晃动手电,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几眼,由于这个古墓曾经被水淹过,腐蚀的过于严重,都是一些图案,也没有文字解析,只能看出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跟随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在打仗,壁画中也可以看出好几次出现了一个文雅的男子,似乎是类似诸葛亮军师那样的人物。

我心想这既然是明朝初期一个大将军的墓,那高大男子与文雅男子,多半就是朱元璋与刘伯温了吧。

最后壁画一直延伸到北部的墓壁上,那里的腐蚀相对弱一些,可以看出是在水上打仗的,还有好多船只模样。

战斗的结局当然是这位大将军赢了,敌人被斩杀殆尽。

我文化水平不高,只能看懂一点点,心中奇怪,不就是几幅壁画吗,又不能拿出去卖钱,刘娣至于对它感兴趣?

心中虽然不解,口中还是问道:“我看不懂呀,这画的是什么呀。”

刘娣道:“这些壁画是墓主人的生前几次比较重大的战役,墓主人多半是朱元璋手下的一员领兵将领,这最后的水战,所绘的应该是当年决定天下格局的潘阳湖之战,大战朱元璋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陈友谅。不过很奇怪,这些壁画只到了潘阳湖之战,后面却是没有了。”

我一愣,道:“后面不是建立大明朝了么,刀兵入库、马放南山,九州一统,天下太平。他既然是领兵大将,壁画所绘的又是他生平的几次大的战役,后面没有也不足为奇。”

刘娣微微摇头,显然是不太赞同我的话,道:“建国封赏,赐予鎏金银骑,这都是大事儿,不可能不记录记下来,看来要进主墓室看看了。”

这陪葬室已经被我和小威翻个底掉,正愁着怎么把刘娣骗进主墓室,不料她却是比我还心急。

另外一个比我心急的就是小威。

在我和刘娣讨论关于墓室壁画内容,与几百年前大明朝历史等高深学术话题的时候,小威已经乘着我们两个没注意,兀自一个人在推那扇已经微微开启的墓门。

刘娣的注意力从壁画上移开,终于发现了小威在推石门,朝他走了过去。

我急忙上前几步,一脚踹在小威的**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道:“小威啊小威,亏你还饱读诗书,受到党和国家教育这么多年,思想觉悟咋还这么低呢?谁让一个人偷偷摸摸在破坏古墓?”

小威看我对他挤眉弄眼,又见刘娣走来,顿时明白过来。

满脸惭愧的道:“我愧对组织对多年的教导,愧对组织对我的信任,我有罪。”

刘娣懒的搭理他,直接推开小威,发现原先石门五六厘米的裂缝,经过小威自作主张的一番努力之下,已经向里面推开了许多,都快能容下一个人侧身通过了。

我一看刘娣脸上神色,立刻就知道,身为考古学博士的她,压根就抵挡不住内心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这石门之后的世界,就算我不说,她也会自己跑进去看看的。

她伸手摸了摸石门,手电筒的光束通过石门被推开的缝隙向里面照去,里面漆黑一片,在手电光芒照耀下,可以看出石门后面是和最初我们进来时一样的甬道,也看不出这甬道有多长,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出有三米多高,两米多宽,地面上和来时也一样,都是发臭的淤泥。

刘娣看了一会儿,然后,在我和小威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只见她将手电咬住,双手抵在石门上用力的推着。

石门太过于笨重,推了几下也没有推动,她拍拍手,转头看着我和小威,用手电的光芒在我们两个脸上晃动了几下。

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忙?”

我和小威对视一眼,心中都是大喜,撸起膀子,双手用力抵在石门上。

咯吱咯吱的声音,在黑暗的墓室里渐渐响了起来,很快,在我和小威的努力之下,那扇石门渐渐的被推开了。

一股股的恶臭从石门后的甬道里传了出来,纵然戴着两层过滤口罩,还是难抵那股恶心的气味。

这条甬道的尽头应该就是放置墓主人棺木的主墓室,一般值钱的陪葬品都是放在主墓室的。

小威也知道这个道理。

见石门被推开,小威的眼睛都在放过光,欢呼一声就要往里冲。

刘娣一把抓住了他,道:“不要命了么?这里常年封闭,存在有毒气体,先等等再进去。”

小威心痒难耐,看了我一眼。

我拍着他的肩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刘娣说的有道理,她老人家有经验,我们要时刻遵守她老人家的最高指示,耐心等等吧。”

小威无奈,只好又拿着手电在陪葬室里翻了一遍,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可惜,这古墓进过水,陪葬品又多是瓷器、陶器之类的生活用品,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东西。

刘娣显然也不太着急,又继续去看墓壁上的壁画。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小威几次跑到通往主墓室的甬道口,待里面的恶臭气味散去了许多。

终于又忍不住道:“小姑,我看都差不多了,天也快亮了,所谓鸡鸣不摸金,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

我在一边也有点急不可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刘娣下来后,我的心里对古墓未知的恐惧减少了许多。仿佛有这位考古女博士在自己的身边,什么粽子不粽子,都不是事儿!

刘娣翻了翻白眼,道:“你还真当自己是摸金校尉了?我可告诉你,还有刘阳……盗墓是违法的,你们可不要犯糊涂。”

我急忙狡辩道:“我和小威从小就是讲四美爱劳动的少先队员,当然不会为了一己私欲做出违法乱纪的事儿,咱们刚才都说好的,这一次就跟在你身边学习先进经验,扩展眼界,增加阅历,绝不会拿走这古墓里的一针一线,您老就放心吧。”

刘娣似乎还是不放心我们哥俩儿,又嘱咐我们几句,一定不要乱碰古墓里的东西,尤其是不要偷盗古墓里的随葬品。

在我和小威发誓诅咒不会拿一件陪葬品后,刘娣这才放了心,道:“那我们进去吧。”

我和小威都是大喜,有这个考古女博士在前面带路,就算真的顺手牵羊拿出几件冥器,想必也不会去告发我们,毕竟是她带我们进来的,若是告发我们,她自己也会惹来一身麻烦。

石门后的甬道,和最初进来时的甬道差不多,就是比较长,走了几十米竟然还没有走到尽头。

刘娣走的不快,一边走着还一边晃动手中的手电照着周围的甬道墓壁,似乎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文字或者图案。

结果,这个甬道里啥也没有!

踩着淤泥,我们一直走了好几分钟,这才来到了尽头。

正对着甬道的果然就是主墓室,在左右两侧,各有一个相对较小的耳室。就像是北京胡同的小四合院。

奇怪的是,这三个墓室中左右两个耳室连石门都没有,至于主墓室本来是有石门的,可是如今已经碎了,看来是被以前光顾的盗墓贼暴力打开的。

从开始下井我就发现这个古墓至少在几十年前就被人进来过,刚才那第二道石门,也有明显被后来撬过的痕迹,此刻看到面前主墓室墓室的墓门都是打开的,我心中咯噔一下,莫非所有值钱的宝贝,都被前人摸走了?

左右两个耳室,一般是葬着妻子的,可这两个耳室却是空荡荡的,别说是陪葬品,连根毛都没有,在手电的光芒下一览无遗,看来这墓主人生前不怎么好色,估计连个媳妇都没有找到,打了一辈子光棍,不然这明显是夫妻合葬墓不可能没有妻子的棺椁。

刘娣是一个考古学家,牢牢的遵守着在课堂上学的内容,先仔细的看了一遍两个耳室,确定这两个耳室里什么也都没有之后,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主墓室上。

Copyright © 2021 www.fieldschina.com 牧场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