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狂炸了!》秦臻君绯色萧凤栖全文精彩阅读

穿越架空 2021-06-10 16:15:54 主角:秦臻君绯色萧凤栖 作者:十一年
重生嫡女狂炸了! 已完结

重生嫡女狂炸了!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十一年 主角:秦臻君绯色萧凤栖

《重生嫡女狂炸了!》秦臻君绯色萧凤栖全文精彩阅读

《重生嫡女狂炸了!》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臻君绯色萧凤栖的小说叫《重生嫡女狂炸了!》,本小说的作者是十一年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夏京都有两女名扬天下,一个是丞相府大小姐秦臻,才貌双绝,气质出众,是贵族少女中的标杆领袖,另一个是大将军府嫡女君绯色,声名狼藉,嚣张跋扈,仗着父亲军功赫赫,恃强凌弱,不知调戏了多少良家美男。 秦臻被庶妹和未婚夫联手害死,而君绯色因为偷看玄王洗澡,被一掌劈死。 秦臻睁开眼发现,她成了君绯色.........

点击查看 重生嫡女狂炸了第180章 更多相关内容

《重生嫡女狂炸了!》 第7章免费试读

第7章

谢之昂看到萧凤栖出现,当即嗷呜嗷呜的哭喊出声,那叫一个委屈。

而这时,秦臻心中恨怒已经渐渐平息,松开了抓住谢之昂的手,她的目光从萧凤栖身上移开,上下二楼穿梭了一番,没有找到那个蓝色身影。

萧泓宇不在这里。

她垂了垂眼,没说话,但整个人都透出一股疲惫之感。

谢之昂被扔在地上,摔的眼珠子翻了好几下,疼的他整个人话都说不出来了。

“下去。”

清冷的声音响起。

萧凤栖从二楼滑动轮椅走向一楼。

轮椅慢慢的朝着她移动过来,金属轮子撞击地板,发出冷硬的声音,每一下都似乎撞在她的心上,让她整个人愈发的紧绷。

恨怒的头脑此刻清明起来,她倒是没忘,君绯色是死在玄王萧凤栖的手中的。

轮椅停在她的面前。

逼人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竟然醒过来了?”

萧凤栖突然开口,语气温凉却透着一丝惊奇。

秦臻抿了抿唇,一张冷艳的脸亦是没有任何表情,她的眼中没有闪躲,抬起头直视向面前尊贵无比的男子,“玄王爷,臣女罪不至死,之前冒犯了王爷,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秦臻道,语气没有起伏,不卑不亢。

萧凤栖没说话,他清绝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透出深深的打量。

一时间,整个会英楼内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呵......”

直到萧凤栖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

笑声莫测,辨不出喜怒,只道,“君大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听到萧凤栖的话,秦臻心中一凌,“死过一次,自然长了教训。”

这话算不得恭敬,好生不客气的样子。

话音一落,就见萧凤栖周身气势一收,忽的抬手,金光一闪而过,一道金线在他的控制之下猛地射出,直逼向秦臻的脖颈。

秦臻前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有武艺不曾涉猎,但没想一朝重生她成了君绯色,却承袭了她一身武功,金线冲向她的时候,她的身体下意识的便做出闪躲的动作,但仍旧快不过萧凤栖。

强大的压迫感当头而下,金线如离弦的箭一般直逼向秦臻,瞬间缠上了她的脖子。

“啊......”

“嘶。”

惊呼声响起,有人倒吸凉气。

便是谢之昂也惊的闭了嘴,没想到自家堂哥一出手就是杀招,但这女人是君绯色啊,是大将军王的女儿,手中有护命符的,不能杀啊。

“堂,堂哥......”

谢之昂紧张出声,但没人理他。

萧凤栖眼神微动,手中金线微微用力,秦臻一声闷哼,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口中的空气减少,喉管似乎要被割断,她双眼控制不住的溢出泪水。

没有求饶,没有恐惧,只是不甘......

要死了吗?

刚刚醒过来,看到自己凄惨的一切,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便又要死去吗?

她睁大眼,费力的看向萧凤栖。

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薄唇抿出无情的弧度,修长的手指勾着金线,只要一个用力,她的脖子便会断裂开,她将血染会英楼。

这世上在没有君绯色,也没了她秦臻。

可是凭什么!

她遭遇这么多的不公,陷害,惨死,尸骨无存,死后又声名狼藉,公道还未曾讨回,如何能够死去!?

不,绝不!

她的眼中猛地爆射出求生的意志,那种由不甘中爆出的愤恨,反击几乎就在瞬间,秦臻猛地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勒紧她脖子的金线,手指瞬间被割的鲜血淋漓,但她仿若没有瞧见,竟是直接往前一个猛扑,那里正是萧凤栖轮椅的方向!

——嘶。

“天啊!”

惊呼声,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一片。

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

而此时,秦臻整个人扑在了萧凤栖的身上!

她的脖颈上还缠着金线,细嫩的皮肉已经被割破,溢出鲜红血迹,手指一片鲜血淋漓,但因为她不退反进的猛扑,缠在她脖子上的金线反而松了力道,但同时一只修长的手瞬间捏上了她的脖颈。

“放肆!”

“大胆!”

萧凤栖身后两名黑衣属下刷刷拔了剑,俱是一脸愤怒的瞪着秦臻,因为没有人能想到君绯色竟敢反扑到玄王爷的身上!这个女人她怎么敢?她怎么能?当即便冲上来想要将秦臻制住。

“退下。”

却没想,还未上前,便听萧凤栖寒凉的声音响起,他并没有多愤怒,只是语气比往日里低了许多。

属下当即停了动作,满目愤怒不解的瞪着秦臻,眼睁睁的看着她趴在自家主子的身上。

而这一刻,没有人瞧见秦臻的右手手上握着一直白玉簪,精准无误的抵在萧凤栖的心脏处。

秦臻的脑子有些乱,她为了活命只能孤注一掷,这是前世身为秦家嫡女的她绝对不会做出来的举动,但所谓兔子急了还咬人,萧凤栖的杀意那般明显,她若不反抗,今日将会命丧这会英楼,那她的重生才是彻头彻尾的一场笑话。

然,如今,她威胁了萧凤栖,那又能如何?

还真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白玉簪插、入他的心脏?

她与萧凤栖贴的极近,她甚至能感受到他紧绷的身躯,两个人贴身相对,谁都没有先开口,但秦臻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萧凤栖的手在她的脖子上。

“君绯色,你这个女人,啊啊啊......你竟然轻薄我堂哥,我跟你拼了,哎哎哟哟哟......!”

谢之昂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整个人都要炸了,嗷嗷的就叫唤起来,当即就想爬起来冲上前,但奈何伤的太重,一动就浑身疼,只能躺在地上干嚎,气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谢之昂叫唤的厉害,可众人却是屏住呼吸,大气不喘,天,天啊!他们这是看到了什么?君家大小姐她怎么敢?怎么敢冒犯天神般不可亵渎的玄王殿下!

“下去!”

终于,萧凤栖的声音响起。

寒凉中带着不加掩饰的冷怒。

捏住秦臻的手陡然用了力。

“咳......”

秦臻红了眼,呛咳出声,下意识的伸出另一只手,一把握住萧凤栖掐她脖子的手......

便是这一握,秦臻混沌的脑子顿时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她呼吸一顿,甚至连脖颈处传来的窒息都忽略了,她睁大一双杏眼惊疑的看向萧凤栖,而后娇容一沉,接着开口道,“萧王爷,你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