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你节操掉了》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汐月白子墨小说全文

古代言情 2021-06-10 15:18:11 主角:汐月白子墨 作者:汐清浣月
王妃你节操掉了 已完结

王妃你节操掉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汐清浣月 主角:汐月白子墨

《王妃你节操掉了》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汐月白子墨小说全文

《王妃你节操掉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汐月白子墨的书名叫《王妃你节操掉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汐清浣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某侍女站在某女的后面,“王妃,你的节操掉了!”某女淡定的说道:“掉了就掉了呗,捡起来不就好了!”“……”某侍女只感觉一群乌鸦飞过!坑爹似的被某老头弄出个漩涡,来到异世,姐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美女子,你要给我算计我是吧?姐告诉你我的算盘注定比你打得响!...

点击查看 陈阳苗月月小说叫什么名字 更多相关内容

《王妃你节操掉了》第六章 炼丹师免费试读

汐月跟白子墨走出后门的时候,早已经有一辆马车在那里等候着他们。

汐月见又是马车,瘪了瘪嘴,又要坐这该死的马车,虽然多了一个车字,我猜防震效果也不太好吧,在现代就算是两个轮子的也比这个好多了。

可怜的汐月无奈的上了马车,白子墨紧随其后。

“我说你有必要这么怕马车吗?”白子墨见才刚上车的不良某人,脸都开始发白了,不禁郁闷了一下。

“本姑娘晕车不行啊!”汐月白了白子墨一眼,**慢慢移到靠车帘子边抱住窗户的护栏,减少震动的频率。

大约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车府。

门口的俩家丁一看见是白家的少主来了,连忙下来迎接,而另一个跑进了屋里去,可能是去禀报去了吧。

“见鬼了啊,跑那么快!”汐月见那家丁跑得太快了,不由得低估了一声。

“白少主您来了,少爷正在练丹房里练丹,少爷吩咐说了,如果您来了,直接去练丹房就好了!”那家丁见白子墨要进府跟着他的脚步为他引路。

“你下去吧,我知道路。”早已经对车府熟络的白子墨不耐烦的打断了家丁的话,车府随便一个地方?自己哪儿不知道啊,就连墙角有几个狗洞本小爷都知道!

“可是!白少主,这个女子~~”家丁瞄了一眼后面跟着的汐月,难为的说道,因为汐月的血瞳让家丁不得不防范起来。

“没事,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有我在不会出问题的!”白子墨见那家丁难为的表情,肯定的回答到。

那家丁迟疑的点了点头,走了下去。

“血瞳怎么了,别人想有还有不了呢!”汐月感觉到那家丁对自己的防范,十分不爽,万分不爽!

“得了吧,你难道没有感觉你这样子很怪吗?”走在前面的白子墨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向后面抱怨的人说道。

“多见不怪,本姑娘长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样子又怎么怪了,”丝毫不谦虚的汐月根本不知道低调两字怎么写。

“切~~~”前面的人无语问苍天,甩了一下衣袖,向丹房走去。

在两人一路欣赏车府的风景,渐渐的接近了丹房,两人刚走进院子,就传来一声爆炸,顿时里面呢房子顷刻之间倒了一大半,周围的树上鸟群尽散。

见到此景汐月不由的吞了一下口水,“真特么的暴力,他妈知道吗?”一旁的白子墨已经司空见惯了,淡定的用扇子扇走迎面而来的灰尘。

灰尘渐渐散去,一道人影走了出来,身着天蓝色的长衫,妖孽般的丹凤眼仔细看的话发现他的瞳孔竟然不是正常的黑色而是宝蓝色,头发被一个白色的玉冠束了起来,只是帅气的脸上此刻却蒙了一层厚厚的灰。

车辰雨慢慢的走向了汐月两人,站定,嘴里面吐出了一口灰尘。

由此汐月在也不能沉默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人是出来搞笑的吗?

“辰,灰尘好吃吗?”白子墨一脸的心灾乐祸,对于他来说,他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过除了某人,白子墨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味道还不错,只不过在吃几次,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车辰雨随手抹了抹自己脸上的灰尘,这次练丹丹太复杂了,自己已经试了好几次了,不是材料的比例没有搭配好,就是根本很难将它们融合在一起,自己已经炸掉了好几间房子了,还好爹不在家里,否则自己又有念叨受了!

“好了,我亲爱的练丹师,我这次是找你有事的。”闲聊扯完了该回正题了,白子墨收回了刚才开玩笑的表情。

“得,你每次来我的丹药都要遭你的殃,上次的凝神丹两百颗,你硬是活生生的给我拿完了,连瓶子都没有剩一个,你小子真当我家是开丹铺的啊!”想到上次白子墨拿走的两百颗丹药,车辰雨一阵肉疼,都怪自己交友不慎啊!!“本小爷不就拿了两百颗凝神丹吗,真小气!”白子墨心虚的摇着扇子,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表现出一副本小爷又不是买不起的样子。

“两百颗还少吗,你以为是市场上的白菜,价钱低任你买啊!”车辰雨无奈的翻了一记白眼给白子墨,有这么一个损友,自己亏大了。

“呵呵,这不是情势所逼嘛,”白衣墨哥们儿义气的拍拍他的肩膀。

“算了,我说不赢你,你来有什么事?”这臭小子每次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又带个女人来干什么?车辰雨转眼看了看汐月,薄纱遮住了她的脸,一袭黄衣显得她娇俏可人,微卷的头发让她充满了活力,大大的眼睛让车辰雨惊讶的是竟然是红色的。

“你这儿有能改变瞳色的丹药吗?”白子墨得瑟的问这车辰雨,这人每次都这样,说不赢自己就转回正题,没劲!

“是改变她的瞳色吗?”车辰雨就纳闷了,这臭小子不是一向对女人不闻不问吗,今天怎么为了一个女人来向自己要丹药了?有问题。

“你就直接说有没有就行了,废话那么多干嘛?”白子墨丝毫都没感觉到自己现在是在求人家办事,而不是自己帮人家办事。

“有倒是有,不过~~”车辰雨停顿了半秒,故意掉他的胃口,脸上闪过诡异的笑容。

“不过什么?”白子墨见他那不怀好意的笑,知道自己家的什么东西又要遭殃了,每次见到车辰雨笑,白子墨就一阵恶寒。

“听说最近你收购了一批茯苓子,你我都是兄弟,最近我练丹药也挺辛苦的,就给一点酬劳吧!”车辰雨狮子大开口,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谁叫姓白的趁自己不在拿了自己那么多丹药,不坑回来太对不起自己了。

“你知道那茯苓子有多贵吗?就那一点花费了我好大的力气,给你酬劳?抢劫啊你!”白子墨没好气的说道,自己辛辛苦苦收购来的,虽说白府没有练丹师,但是茯苓子即使不炼成丹药,也大有用处。

“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有你要的丹药。”简直坑死人不偿命啊,车辰雨没有理会暴跳如雷的白子墨,走出被炸毁的院子,吹着哨子大摇大摆从汐月两人面前走过。

面纱下的汐月忍不下去,叔可忍,嫂可忍,自己却不能忍了。

看着自己面前走过去的天蓝色身影,汐月猛的抓住了他的左手,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一气呵成!

“你妹的,听你废话一大堆,我实在听不下去,不就茯苓子吗,给你就是了!”忍不住的汐月都不知道,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太高调了不好,得低调,低调是美德!

白子墨不忍心的望着躺在地下的好兄弟,双手捂脸,透过指缝,不禁恶寒了一下,太狠了,好歹咋们也是来有求于人家吧。

“你谁啊,敢对我动手动脚的!”车辰雨被汐月这一摔瞬间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散架了,**都开花了,而且自己是被一个女人摔在了地上,面子何存呐!

一旁的白子墨看不下去了,伸手扶起了车辰雨,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名副其实拍灰,实则火上加油,使劲的往他**上拍,瞬间杀猪般的叫声响了起来,“白子墨,我跟你有仇啊?!”

“兄弟,她是我的媳妇,别介意,别介意,呵呵”白子墨见车辰雨是真的疼得要命,手上慢慢的放轻了力道。

站起身的车辰雨怒视着罪魁祸首,她是白子墨的人,自己忍住不动手,况且自己才算是个六阶地暝,自己早就发现她身上没有瞑力,竟然被她从一旁突袭,丝毫没有察觉,单看她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算了,看在子墨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跟我来吧!”车辰雨走在前面,手捂住发痛的臀部,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后面的白子墨看在眼里,乐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