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时光皆薄幸陈妃薄牧野完整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2021-06-10 15:32:35 主角:陈妃薄牧野 作者:石三海棠
你与时光皆薄幸 已完结

你与时光皆薄幸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石三海棠 主角:陈妃薄牧野

你与时光皆薄幸陈妃薄牧野完整篇在线阅读

《你与时光皆薄幸》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你与时光皆薄幸》是石三海棠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妃薄牧野,内容主要讲述:婆婆把小三请进门待产,丈夫骗我说那是远房表妹。 好一个远房表妹,登堂入室不干好事。 “我最后一次问你,里面那个男婴是不是你儿子?” “妃妃,我爱你。”他说的情深缱绻。 他挖了无数的火坑,让我一步步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我不求我的人生过成偶像剧,可也不能......

点击查看 都市从炒股开始暴富李成刚 更多相关内容

《你与时光皆薄幸》第二十节 连太太,我怀孕了免费试读

  这一页好像就这么翻过去了,连康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情,但是他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很晚才回来,而且每次都酩酊大醉。

  从他喝醉以后的支离破碎的话里我听出他好像正在找某个银行的行长拉关系,可是拉了很久的关系也没什么成效。

  终于有一天,他喝完酒回来没有像往常那样满脸通红,而是脸色煞白,躺在床上好半天都没有起来。

  我过去摸摸他,手脚冰凉,吓得我赶紧打120把他送到医院。

  医生诊断他酒精中毒,再晚点送来人就够呛。

  这一次把我吓得不轻,我本来想跟我妈说连康的事情,但是他不肯让我把这件事告诉我妈,说还要向丈母娘伸手,他做不到。

  本来我是一直在犹豫的,但是现在我知道再犹豫也不行了,我不能眼看着连康为了这件事把自己弄成这样。

  于是我陪他吊完水,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对他说:“抵押我们住的房子吧,需要什么样的手续,明天我陪你去办。”

  他惊呆了一样看我:“妃妃,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千万别,你就这一套房子,结婚的时候我连房子都没有,现在还要抵押你的房子,我做不出来。”

  “什么你的我的,都有小布丁了,我们就是一体的。”

  那天晚上我们说了很多,把车停在一个街心公园的边上,聊了大半夜,总算是说服了连康接受我去把房子抵押。

  我说的口干舌燥,连康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拥抱,他在我的耳边说:“妃妃,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肯定不会,我对他有信心。

  这件事情我谁也没说,我知道如果跟柳京说了,她一定不同意,也没有跟我妈说,去银行跑了几趟,我的房子就抵押了。

  抵押房子前,我把房子加上了连康的名字,因为不是户主,抵押起来十分麻烦,所以我加上了连康的名字。

  他很感动,在银行门口抱着我不肯松开,惹得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我们。

  连康对我越发体贴和无微不至,他对布丁也很好,每天都尽量早点回来陪她玩,布丁很喜欢他,每次他走进房间,她都很高兴。

  这天,我正在逗宝宝玩,连康回来了,他给布丁买了牙胶,最近布丁长了两颗小牙,特别喜欢咬东西。

  布丁坐在床上拿着牙胶卖力地咬,连康笑着看她,突然他的目光落在我放在床头柜的病历上。

  “怎么了?”

  “我今天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怎么说?”

  “都挺好,只是医生说因为大出血,我的子宫恢复地很慢,所以要慢慢养。”

  “养多久?”连康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紧张,他的手紧紧扣住我的手腕,他如此紧张我很奇怪。

  “医生说至少五年以上,放心吧,其他没什么大事。”我挣开他的手,好疼。

  “慢慢养的意思是,五年之内不能要孩子?”

  “当然了,再说了,我也没打算要二胎啊!”

  连康的脸黯淡下来,好像被抽掉筋一样浑身无力地躺在了床上。

  “怎么了啊?”我推推他:“你还真打算再生啊?我可是不打算再生了,要生的话你找别人生去!”

  我站起来抱起布丁:“宝贝,来,妈妈带你去洗澡。”

  其实如果他没有这么着急,等到以后布丁大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现在他这么做,我心里就充满了抗拒。

  接下来的日子连康很忙,他每天都很晚很晚回来,他说他的新公司刚刚接了一个大单,而且他所在的跨国企业总经理换届,正在论选,连康也参选了。

  公婆和大哥一家就在我家里住下来了,我早出晚归,中午的时候轩辕就开车把布丁送到我的公司里来给我喂奶,然后她会在公司里待一个下午,或者有时候去柳京家。

  柳京一般都在家画图,有的是时间,轩辕说公公依然在家里抽烟,怎么说都不行,所以她宁愿带着轩辕出来也不想待在家里。

  柳京老问我,那些人什么时候走?

  树树还在看病,我给他在儿童医院找了个肠胃科的专家,其实问题不大,就是饮食习惯要改,要慢慢调养,估计不养好暂时是不会走的。

  “我的天啊,你也不跟连康说,就让你公公这样毒害我们布丁下去?”柳京抱着布丁又亲又啃,逗得布丁咯咯直笑。

  “我都好几天没见着连康了。”

  “为什么?”她停下逗布丁,看着我。

  “忙啊,说是新公司刚起步,白天他还有工作,只有晚上才能去他自己的公司忙,这几天都睡在那里。”

  柳京的眼睛瞪得好大:“晚上睡在新公司?这种屁话你也信?”她瞄了一眼在客厅给布丁做辅食的轩辕,压低了声音:“连康是有案底的,你得时时刻刻小心着。”

  柳京的表情好像她已经捉奸在床了一样,我笑笑把布丁抱过来:“不会的,他的新公司刚起步,他压力大的很,毕竟是我们的房子都抵押进去了。”

  我一不留心说漏嘴了,柳京立刻捕捉到我说的那句话:“你们的房子?你们买新房了?”

  “没有。”我打算搪塞过去,不过按柳京这个人的性格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是什么房子?”她盯着我的眼睛:“你不会说是你现在住的这个吧?那不是你的吗,是你婚前买的,你一个人的名字,关他毛事?”

  我低垂着眼睛,柳京抓着我的胳膊摇晃我,我知道不说肯定是瞒不过去了。

  “前段时间连康的新公司遇到了资金困难,我一时手头上没有那么多资金,就把房子拿去银行抵押了。”

  “什么,抵押?”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知道我说出来一定是一个重磅炸弹,柳京一跳老高,布丁以为柳京在和她玩游戏,高兴地直拍手。

  “你为什么没有跟我说?”

  “我忘记了嘛!”知道跟她说是这个结果,我才选择没说。

  “这么大的事情你会忘记?”她瞪我,突然抓着我的手更大的力:“不对啊,抵押房产也得要夫妻二人共同财产才可以吧,你不会告诉我你把连康的名字加到房产证上去了吧?”

  看着柳京瞪得溜圆的眼睛我知道我躲不掉:“嗯,加了。”

  “我的妈呀!”柳京松开我倒在床上哀嚎:“陈妃啊陈妃,我原来以为你蛮聪明的,但是没想到你这么笨啊,你把你的房子加上了连康的名字,还给他抵押了,他是把你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啊!”

  “你太夸张了,夫妻俩之间还你的我的。”

  “这话是没错。”她翻着白眼看我:“可是连康是一般人吗,他家那些人是一般人吗?”

  “柳京,我觉得你对他们有偏见,没错,我公公婆婆那些人确实有些生活习惯我们不适应,但是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

  “完蛋了,陈妃,你无可救药了,布丁你给我养吧,你很快连自己都养不活了。”

  我笑着推她:“你少危言耸听。”

  “我看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马上有你哭的。”

  柳京就是这么爱夸张,她说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里。

  连康依然那么忙,一连好几个月都没怎么在家里吃晚饭,偶尔晚上回来的早到我的房间里来一下,每次我都睡的迷迷糊糊,怕影响到我,他就去客房睡了。

  他在创业,我知道,他身上有抵押房子的那个重担,我不想给他更大的负担。

  布丁感冒了,流了好几天的鼻涕,轩辕给她喝了几天的葱白煮的水,她嫌辣,喝进嘴里又给我吐了出来,后来没办法我只好带她去医院。

  柳京和轩辕陪着我一起,没什么大事,开了点感冒药,然后我们往医院大门外走。

  迎面走过来一个女人,我看着有些许眼熟,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那个女人是谁了,皮肤不白,但是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

  看到那双眼睛,我猛然想起,这个女人就是李颖,曾经被我在酒店捉到和连康在一起的女人。

  她也看到了我,似乎有些惊异,但是目光却没有躲闪,我本来是打算头一低就走掉的,谁知道她却停下了脚步大大方方地喊我:“连太太。”

  她穿着略有些紧身的连衣裙,小肚子微微隆起。

  我点点头,不想和她多说些什么,因为柳京和轩辕都在。

  我抬脚准备走,她又说:“这是你的女儿?”她竟然走过来逗布丁:“长得好可爱啊,比较像你,真漂亮。”

  “谢谢。”**草应着,估计此时我身边的柳京已经看出来什么了,她毕竟看过李颖的照片,还找人去查过她。

  “孩子满月我都没来,这里一点小心意。”她突然从皮包里掏出一小叠钱往布丁的怀里塞:“不成敬意。”

  我吓了一跳急忙去挡:“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了。”

  我万万没想到李颖会这么做,我们之间完全没有交情,而且还是这么尴尬的关系,我真是一句话都不想和她多说。

  “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啊,难道你嫌弃?”李颖紧紧抓着我的手,她的力气很大,眼睛里闪烁着执著的光芒。

  这个女人我有点看不懂了,她和第二次在咖啡馆里见面的那次地谦卑完全不同,仿佛是另外一个人。

  见状,柳京对轩辕说:“你带孩子先到车上等我们。”

  我把李颖的钱推回去,在医院里扯来扯去很多人都看着我们:“你拿回去,我不会要的。”

  她这才把钱收起来:“连太太,你是看不起这点钱呢,还是不领我这个情呢?”她的语气冷冷的,我看见柳京的脸瞬间就挂了下来。

  “你谁啊!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这样搡来搡去差点把孩子给吓着!”柳京用身体隔开我和李颖。

  “我只是一片好意。”

  “好了。”我拉了拉柳京:“我们走吧!”

  不想和她多说,我拉着柳京转身就走。

  谁知她又在身后喊我:“连太太,我怀孕了。”

  她挺了挺她的肚子,表情很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