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时光皆薄幸小说试读_陈妃薄牧野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现代言情 2021-06-10 15:32:35 主角:陈妃薄牧野 作者:石三海棠
你与时光皆薄幸 已完结

你与时光皆薄幸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石三海棠 主角:陈妃薄牧野

你与时光皆薄幸小说试读_陈妃薄牧野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你与时光皆薄幸》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你与时光皆薄幸》由石三海棠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陈妃薄牧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婆婆把小三请进门待产,丈夫骗我说那是远房表妹。 好一个远房表妹,登堂入室不干好事。 “我最后一次问你,里面那个男婴是不是你儿子?” “妃妃,我爱你。”他说的情深缱绻。 他挖了无数的火坑,让我一步步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我不求我的人生过成偶像剧,可也不能......

点击查看 都市从炒股开始暴富李成刚 更多相关内容

《你与时光皆薄幸》第十九节 连康贷款500万免费试读

  “妃妃。”婆婆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你过来一下。”

  我擦擦手跟着婆婆走到客厅的角落里,她面色严肃。

  “怎么了妈?”

  “听说你们给那个保姆开一个月两千八的工资?”

  “是啊。”

  “我的天哪,两千八,我们家几亩地一年的收成还没有两千八,这么好挣我留在H市给人当保姆算了!”婆婆的声音越来越大,要是被周阿姨听见可不好。

  “妈,家里没人做饭,没有阿姨可不行。”

  “我知道你们挣得多,可是挣得再多也不能这么花钱,要知道你大嫂他们两口子打工加起来也不过挣一个保姆钱,要不然这样,反正你大嫂也没工作,你把那个保姆给辞了,你大嫂来做保姆,你也给她开两千八,好歹是一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就知道没好事,烦躁从脚底板往上升。

  我那个大嫂,最近接触过的两次,自己的孩子脏的头发都打结,上次我实在看不过去,带他去理发店理了发洗了头,我问他他妈多久给他洗一次澡,他说不知道。

  自己也是邋遢地要命,头发永远是油腻腻的,她那样的怎么来做周阿姨的工作?周阿姨我还是很满意的,手脚利索,东西弄得很干净,而且喜欢小孩,每次抱布丁都把自己的手洗的干干净净的。

  我不能当面拒绝,但是绝不会同意的:“妈,上次不是听说大嫂他们要带树树在H市治病吗?我上次联系了一个医生,过完春节我带他们去看病,到时候哪有时间做保姆啊,如果看病的时间长,我让连康在H市给大哥找个轻松点的工作,大嫂也可以全心全意地照顾树树。”

  “我现在跟你说保姆的事情呢!”

  正好柳京在厨房门口大声喊我:“妃妃,你来一下,你家这个消毒柜我不会用!”

  “我过去了,那妈咱以后再说啊!”

  我小跑过去,一脑门的郁闷。

  “怎么了?”柳京小声问我。

  我看了看周阿姨的背影,跟柳京咬耳朵:“我婆婆让我辞了周阿姨,把工资钱给我大嫂,让我大嫂在我们家做保姆。”

  “哪个是你大嫂?”

  我指指客厅里正在打麻将的,脚踩在板凳上的那个:“喏,头发上夹着蝴蝶发夹的那个。”

  “她呀?我晚上吃饭的时候看到她用擦过鼻涕的纸巾去擦嘴,真的好恶心,那样的人能做保姆?”

  我捂住柳京的嘴:“你小声点,别给周阿姨听到。”

  我让柳京切水果给他们吃,柳京切了几个橙子就不干了:”我的天哪,那么多人吃橙子,我要切多少个,干脆我出去买几个西瓜吧。”

  “哪有大冬天吃西瓜的,你真搞笑。”这橙子还是柳京送来的,合众国进口的新奇士橙,超级甜。

  既然是打麻将,肯定得抽烟,总不可能打一半跑到外面去抽烟,所以当我送水果出去的时候客厅里已经烟雾缭绕了。

  我把水果放在茶几上,然后去开窗户,人还没有转身就听到有人喊:“冷死了,谁把窗户打开了?”

  “连康。”我喊他过来:“要不等会早点送他们去宾馆吧,大家都早点休息。”

  连康点点头:“好,我马上送他们走。”

  晚上我妈跟我和布丁一起睡,公公婆婆睡隔壁,连康睡客房,其他的哥哥嫂子们都住宾馆了,我给他们开的都是五星级宾馆,那个宾馆的老总是我的朋友,给我打了六折。

  我正准备休息,那个老总给我打电话:“我的天哪,我见你订那么多房还以为你要安排客户住呢,那些人都是谁啊?”

  “我老公的哥哥嫂子姐姐姐夫。”

  “怪不得。”

  “他们还满意吧?”

  “当然满意了,妃妃我给你打了六折还要五百八一个晚上啊,你可真舍得,他们要住多久?”

  “至少十来天吧!”

  “你开了六间房,这一个晚上就3480,连住十天,妃妃你这钱花的我都替你心疼,要不这样,我替你联系我一个连锁酒店的朋友,比我这里经济实惠。因为春节人流量大,要是淡季我就再给你打点折了。”我这个朋友可真实诚,我都笑了。

  “没事,踏实地收你的钱,他们要是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那肯定啊,一定让你物有所值。”他挂了电话。

  我妈抱着布丁一直在听我打电话:“花点钱没事,财去人安乐,这一大家子人难得来一趟,让他们高兴地来满意地走。”

  我妈不知道,他们几个月前才来过,那家里就跟一场浩劫一样。

  年初六是布丁一百天的日子,我大摆宴席,摆了快五十桌,我妈订了机票把她的朋友全都请到H市来,大概有七八十个人,都快赶上包机了。

  连康这边除了他们一大家子,他的同事朋友请的很少。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同学都没什么联系了,同事们大部分春节都有事,他就请了几个部门的下属。

  我和我妈的客人占了大多数。

  柳京给布丁找了婚庆公司,专门布置了会场,整个会场弄得美轮美奂,简直就像走进了童话世界一样。

  布丁的百日宴弄得很热闹。

  第二天,连康的哥哥姐姐该回老家的回老家,去打工的打工,大哥大嫂和公婆都留了下来。

  他们也退掉了宾馆住到了家里。

  我妈的公司需要她打理,尽管她万般不舍,但是总得回合肥,临走前抱着布丁亲了又亲。

  我送我妈去机场,她拉着我的手唠叨:“公婆也就住一阵,等连康哥嫂的孩子病治好了也就回去了,能忍的就忍忍好了。”

  我点头,笑着目送我妈走进安检口。

  她说的和柳京说的可不一样,柳京说的是,千万别忍,那些人就是蹬鼻子上脸,要不是有上次那一回,估计这次不会走的那么快。

  我开始联系认识的医生找治肠胃病的专家,积极给树树治胃病,其实不算严重,主要是他们给孩子没有建立好的饮食习惯。

  自从给布丁过完百日宴之后,连康对布丁亲热了很多,每天晚上回来都逗她玩,这时候他才真正有了一个做父亲的样子。

  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也渐渐缓和起来,其实我对他没什么要求,生了女儿之后,我开始容易妥协,只要能维系着家庭,稍微委屈点其实无所谓。

  转眼情人节到了,连康和我一起去外面餐厅吃烛光晚餐,他每年都绞尽脑汁送我不一样的礼物,今年的是一个小皇冠,小巧精致,超级可爱,当然不是送给我的,里面刻着布丁的名字。

  他把皇冠戴在布丁的头上,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布丁交给轩辕,我们出去吃饭。

  这是很高级的餐厅,大厅里只摆着几张桌子,所以很清净,当然也很贵。

  他点了牛排,给我点了大明虾,然后细心地切碎了放在我的盘子里。

  不过他显得心不在焉的,差点切到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我急忙握住他的手:“你有心事?”

  他笑的很勉强:“我能有什么心事。”

  “说吧,到底怎么了?”

  他放下刀叉,眼神很苦恼:“妃妃,我和大林合作了一个公司。”

  以前就听他说过,坐月子的时候听说正在筹备,后来就一直没有下文了,没想到公司真的开起来了。

  “那你本身的工作忙的过来吗?”连康是跨国企业的副总,平时工作也很忙。

  “忙不过来也得忙呀,光靠那个工资哪里能给你和女儿好生活。”

  我笑了笑:“我们的生活还不够好吗,家里又不缺钱。”

  “我知道啊,可是那也是你和妈的钱,我好歹是一个男人,要靠自己的本事挣钱的。”

  连康很有上进心,当初我也是看中他这一点,不过看他此刻愁眉苦脸的模样,肯定是遇到麻烦了。

  “公司不顺利吗?”

  “其他的还好,资金出现了问题,接了个大单,但是没有那么多钱订货,我和大林把身边所有的人都借遍了,还差了一大截。”

  “干嘛要找别人借?”我抬起头来看他:“需要多少,我这里有的。”

  “跟老婆拿钱是最没有出息的。”连康小声嘟囔。

  我笑了:“那也总比出去借钱好啊,等你赚了再还给我就好了,需要多少?”

  “五百万。”

  我倒吸一口凉气,一下子就需要这么多钱,我也拿不出来,我的工作室是做艺术品的,平时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再说拿出来了我的资金就成问题了。

  “那笔单不可以分期付款吗?”

  他摇摇头,但是又立刻飞快地说:“我只是随便说说,妃妃,你别操心了,就当没听到过。”

  “我可以先拿出一百万给你。”

  “差的太多了。”他拍拍我的手,又切了一块牛肉放在我的盘子里:“吃吧。”

  接下来的饭我却吃的食不知味,而连康也魂不守舍的,吃完饭我们相互依偎着压马路。

  我们并肩往前走着,听着他偷偷地叹气,我问:“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可以贷款。”

  “是吗?”我眼前一亮,现在银行很多贷款政策放的很松:“不过一次性可以贷到这么多钱吗?”

  “要不动产抵押,在约定期限内还钱就没问题了。”

  “不动产?”我想了想,属于我的不动产只有眼下这套房子了,是我个人的名字,因为是我婚前买的。

  这套别墅在H市,现在至少值三千万,用它抵押来贷款五百万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我犹豫了一下。